第三百零九章 涤机启上穹

    张御思考之时,面前聚集的灵性渐渐发生了变化,

    因为灵位上下次序的颠倒,使得诸家族成员的灵性很快变成了柴薪,并成为了某种养分,不断锻炼着位于上方的灵性。

    诸家族此刻也是发现了不对,因为周围的人在一个个消失,不是化身为灵,而是化散成了周围灵性的一部分。余下的人意识到这等情况,拼命挣扎嘶吼,意图摆脱。

    可是没有用,灵仪开始后,是所有的灵性一起推动的,就像是被奔腾激流裹挟而下,除非你能对抗这整个激流的力量,那么事挣脱不出去的。

    没有多久,诸家族一个个的消失不见,填补进了位于上位的灵性之中。

    只是这些上位灵性供给者都是一些普通的平民,心思乱且琐碎,且数目还多,所以这些灵性力量被分摊了之后,每人固然得了一点好处,但距离完全融入灵化尚远,他们自身对此也是极为抗拒的。

    但是仪式并不会因为这样而停止。

    正如那些诸家族的成员无法反抗一般,虽然这些平民不肯奉献自身,但仪式实际上也不需要他们的同意,有着更高的灵性参与,自会将这些灵性强捏合在一起,继续去推动并完成仪式,使得所有人成为灵性生灵。。。

    而此时此刻,因处于上位灵性力量迟迟没有配合,上层力量也终是开始有所动作了。

    随着一股莫大力量降临下来,这些平民身躯之中的灵性顿时被强行捏合,渐渐汇聚到了一处。

    张御看到了这一幕,他很清楚,此刻除非能令这些平民凝聚同一意志,才能稍加与之对抗,但这需要引导,天夏的道念无疑是最好的,若是他趁此时机灌输天夏之道念,那么或许有稍加一争之力。

    不过这等手段就与扭转他人神魂意志没什么区别了,他是不会去如此做的,这等理念应当是主动愿意接纳的,而不是被强迫的。

    况且不靠这个,他也是有能力解决的。

    此刻看着灵性的不断变化,他等待许久的时机已然出现了,他眸中有神光骤然闪烁出来,同时喝出了一声道音。仿佛雷霆震响,又似玉磬清声。

    这一道音远远传递出去,不但是临惠市,与大灵灵性有所牵涉的几处地界,那些城市之中埋藏的灵性都是一起震动了起来。

    这个震动起先只是局限在了这一处,但是随后便向着整个南方弥漫开去,随后范围越来越大,竟然向着整个地陆蔓延扩张,进而波及所有生灵所在之地。

    张御此前及方才收了诸多大灵,聚集这么多大灵不灭,就是设法通过这些东西能够牵连那个灵性映照之上。

    现在趁着这上层灵性正推动牵连仪式之中,他这一声道音直击其核心所在,使之动荡了起来,再也无法维持对整个天地的维持,

    只要露出了一丝空隙,但便能找到连通去往天夏现世的道路,气意哪怕不及归返,也能将忆识传了回去。

    不过他也是知晓,这灵性之中其实是还藏埋了一个大坑,哪怕打通了路数,回到了上层,也极可能被牵引到纯灵之所那一边,而非是天夏所在之现世。

    这里问题不在于他自身,他曾去过那里,便是气意去到那里也对他影响无碍,甚至可以借助观想图直接接了这缕气意回转。

    但是随着这一层界与纯灵之所被打通,那么所有的血肉生灵都会被灵化,并连带着归回到纯灵之所中,得了这等好处,纯灵之所或许还会借此侵犯其他下层界域。

    这一切都可得上是纯灵之所的事先算计,说算计也不合适,因为纯灵之所没有自我意识,这是灵性根据最合适的方法自然而然做出的安排。因为上层灵性本身就是在未来和过去跳动不已,所以根据未来片段做出自发回应。

    纯灵之所只有本能,无有善恶之分,但是这些生灵何辜,不应当遭受此等劫难。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从中打开另一道门户,令只与现世相接。

    或许凭他个人的力量还不够,但是大道之印却是能够做到,故是他在第一个道音喝出之后,又是随后喝出了第二声,再是第三声,第四声……

    随着他不断诵言,举世震荡,无边清声向外传递,所过之处,一个又一个大灵被卷入了进来,并由此追溯到了灵性之源上,如此巨大的震颤使得嵌入天地的灵性极度不稳,终于裂开了一丝缝隙。

    张御见此,眸光一闪,以目印直接看到了天夏那一端,并在霎时间与正身沟通了牵连,一缕气意也是将忆识送回到了正身之上。

    张御正身瞬息了解到了所有情形,当即以廷执权柄,将一缕清穹之气送渡了下来。

    只是到此一步还不算完,要是就此罢手不管,那一股灵性映照或许会试图驾驭封堵,也或许会撕裂一部分天地躲去纯灵之所在,所以他还需继续加固。

    可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股深沉晦暗的力量泛动了起来,同时有一个巨大黑影遮天蔽日而来。

    张御立时分辨出来,这是一头混沌怪物!

    如他推测的一般,这些大灵千方百计的灵化,想要接引上层灵性力量,既是为了躲避侵染自身的浊潮,也是为了得有庇护,好不被这混沌怪物所吞夺。

    这个时候很关键,若是一个把握不稳,那么不但这个世域会被混沌怪物侵夺,甚至顺着灵性溯源而上,纯灵之所也有一定可能大混沌所侵染。

    此时他并没有慌乱,因为混沌怪物的出现,也在他的预判之中。他稳住气意,令之与正身相接,再将清穹之气源源不断接入进来,持续稳固与天夏方面的连接。同时扩张心光,遮护底下之生灵。

    在混沌怪物出现的那一刻,所有看到或者未曾看到这怪物都觉得头晕眼花。

    想要避开这等怪物,单纯合闭双目或是蔽绝感应没用的,这东西是直接渗透至你的神魂的心灵之中的,并且同时对身躯造成巨大的影响,哪怕昏迷了过去,没有了意识,也能持续对你进行侵蚀。

    唯有他的心光牵引清穹之气落下,才能将侵蚀挡住。

    除了这些,他并没有去主动对付混沌怪物,因为他知道,上层灵性会主动上去对付的。

    若是平时不会,但是现在正举行灵仪,并且整个天地的灵性隐隐汇合在了一起,这般混沌怪物的出现,就是对上层力量的威胁了,故是一定会全力抵挡的。

    如此一来,他既是借上层灵性的力量暂时压制了混沌怪物,也是变相削弱了其自身,这个时候他就可以在旁做文章了。

    果然如他所预料的那样,见混沌怪物的出现,那一股上层灵性力量主动迎上,两股力量瞬息间纠缠在了一起,却无暇来看顾忌他。

    他观察片刻后,当即凝聚心意,接住清穹之气,缓缓铺开,将天夏上层与此世的门户稳固住,如此这个界域便就有了两个上层出入之地,现世和纯灵之所。

    张御正身此时也是完整清晰的感受到了整个世域的存在,这里面不仅仅有现世,更有纯灵之所,更有大混沌,而在此刻,他仿佛碰触了一点什么,他心中不由一动,随着他想要去弄清楚的时候,那感觉又忽然消失了。

    他思忖了一下,会是那物么?

    虽然现在一时寻觅无着,但他却是不着急,因为这证实了他的想法,只要是完整的天地,那么当就能寻到自己所想要的。下来不过就只差一丝缘法而已,而再不是如以往一般茫无头绪了。

    此刻还是先解决眼下的事为好。

    他往下看了一眼,这方界域在打通与天夏的门户后,也算是被拔至上层了,然而数遍此界,却是没有一个修道人能够借此机缘成道。

    虽然打破了上层限制,可此世长久以来以灵性力量为主,这使得大多数修道人都很难攀升到上层,而且修道人的数目也很稀少,千万人的城市中仅有十余人,拥有灵性照影也不过一个,能够拥有上层力量的土壤实在太过稀少了。

    这等情况以后或许会有所改变,而眼下混沌怪物与灵性力量纠缠不休,一时难以分出胜负,

    双方都是凭借本能行事,只是针对对自己威胁最大的那一个,混沌怪物无疑需要吞夺,而灵性生灵是要反抗,没有缓和余地。

    张御本可以慢慢等待,等着双方力量消耗,不过眼下他可动用的力量足够,自无需去做这等事了。他一挥袖,滚滚清穹之气涌入下去。

    此刻除非是纯灵之所亲自下场,或者大混沌传递进来更多的力量,否则绝无可能这镇道之宝的气机。

    如他所想,这此中没有遭遇到任何变故,在清穹之气冲刷之下,那股灵性力量像被洗练了一番,从凝聚转至消散,而那混沌怪物浓郁转至淡弱,渐渐消失不见。

    浓郁的灵性一去,无比清爽灿烂的阳光照耀到了大地之上,所有人都是心神一阵舒畅,并不由自主抬头望想上空。

    张御那一缕气意分身站在这片光芒之中,他看了眼下方,对众人点了下头,随后一挥袖,就在众人目注之下化作一道擎天清光,破开天穹,瞬息离去了。

    ……

    ……

    (本章完)

    

第三百零九章 涤机启上穹(第1/3页)

正在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