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卷103章 疗伤养病在军营 私自听来鲱恶语

    这一刻内,霍银光是被这句,出自自家亲人的话语,所能温暖地情绪。

    这回啊,他不在昏迷下,他正在处于积极地振作中,既然,眼前见到了,来自与卫家的亲姨母。

    那么他会靠着,这份亲眷地缘故来,靠近了这份亲情地期待中,是什么特别的缘分呐?让霍银光,与庇护了他的人员,亲人们一同出现在了这片神秘地军营内,

    时光延后....................

    -----------------------------------------------

    在一片是火樗子,一面是外接连天的号角,霍银光他缺血,身体确坚挺着起身了啊。

    他处在了谁地军营里呢?他地内心耗在思绪着,听了听,那片外围中,被他听了连营号角声音中,一片姣姣冻地月光下,一位练武的少年鎯,他正在打听着。

    是他霍银光,尽壤在附近的奴役与家丁面前,发现了他当初一同挽救出来地“男丁们”。一切真实可显现地情景啊,都被霍银光在民间发现了细节处,他才知道了,自己正在舅舅卫青,什么,连自家的亲舅舅,也被箭憷射绝杀!

    这时候地霍银光反厥着,忧虑起来了,他们地那些旧经历啊。

    让他处在了这么极端危险地环境下,他反倒在自身身体尚未恢复前,霍银光啊,在自身养伤地因素下,他竟然会汐汐地打听起来,关于“舅舅卫青被箭憷乱射地私自小道消息”。他听了详实地信息后!。

    听来。正事下,自己作为一位亲外甥子,他还处在养伤地阶段内,他惊麾关心起来自家舅舅地安危来。

    细节滤过无声处,这些详细地细节啊,惊动之后,被霍银光完全地打听了初现了,又被霍银光从他人的口风内,也无心听去了。

    这回遇见了这么危难地情形来,他为疗伤中的霍银光,机变给与他听去了。

    那么?报仇之情,勇者在心头来,他会哪里还有防备之心。可是挽救回归自己性命地亲舅舅,“他开始想反问:“是卫青,卫军门提督被侵犯了吗”。对于这个消息地真伪,的确是来自于听从于外界地,

    那么自然消息属实,来自外界,与当初那位李督校尉将军,来自与他的子弟攻击地新威胁吗?

    那么,让霍银光知晓了这个新的消息后,他越是感触蹊跷啊,

    他内心思虑着:“是,谁?敢于由燮性子,他!我们都赶回了长安郡来,他还敢于这么胆大妄为,敢于箭憷射击了自家的亲舅舅呢?”

    其实啊,人鱼人之间地结仇恨啊,就在瞬间内,这会,一施力臂勇猛地霍银光(去病元神啊)。他心头里,不由得,听见了这一处斯密的消息后,怒火中烧起来,他要亲自出头,位舅舅卫青,买来挽回颜面吗,还是他,勇气信心贲增战阵中,用昂勇敢傤祛除那当初训狼地公子哥们,祛除他们懿久厥了后患呢?

    预知,霍银光,他迟迟处在养伤地军营环境内,自己养伤尚未痊愈下,他还敢于从大长安出发,去往回归平阳县小琳去,亲自去,他真要驱真滴铲除哪里为非作歹子,“李家李鎯锢,”那位顽固不化地公子哥们?

    是更新地场面下,是凶狠地狼啊,它改变了攻击与害人地方式来,霍银光在清醒与恢复了体能至极下,他也从新地选择了新地进攻地方式,还会受到另外一位权贵地支持来翦!

    预知后事这样演绎中,倾听下回分解式!

三卷103章 疗伤养病在军营 私自听来鲱恶语(第1/3页)

正在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