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给贾诩挖坑,刘晔、鲁肃的消息

    “云长,你且将军卒皆送入县中营寨,过后再来县署与吾汇合。”

    刘备开始下令。

    “喏!”

    关羽严肃答应,接受将令。

    这就是军队里面很常见的画面。

    也很无趣。

    ……

    “果然涨了,只不过……这特喵0.2是个什么意思?!”

    林辰遥望着军卒被关羽带走,眼神飘忽地‘看着’脑海当中的系统面板,有种想骂娘的冲动。

    不过他很快就想通了:“也对,真要是随便一次认同便能获得1点自由点数,那我可能很快就是诸葛亮加吕布加曹操了……”

    过后,他便跟在刘备身后,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简雍聊着天进了县署。

    县署当中,此时已经有了几个人在等待。

    除了孙乾外,还有张飞和两个文士打扮的人,都身着儒士服,头戴和林辰一样的一梁进贤冠,

    进贤冠可不是随便戴的。

    此冠分一二三梁,三梁为最高,同时也代表着戴帽子的人是当世文碳方面的顶尖大佬。

    简而言之,戴那种帽子的都是马融、郑玄之流的超级大佬。

    值得一提的是,自晋代起,皇帝便也戴进贤冠了。

    当然,基于皇帝老儿最大的缘故,皇帝所戴的是比文学圈顶尖大佬还多二梁的五梁进贤冠。

    不得不说,华夏人的智慧啊……

    都特喵放这上面了。

    一个帽子都那么计较。

    当然了。

    或许他林辰觉得这种行为不好。

    但是在当时的世界而言,那可不就是文明与先进的代表吗?

    连个帽子都计较,这种心气如果用来做其他的,比如说灭国筹划,那该是多么的可怕……

    只不过,可惜的是,晋代皇帝都不怎么争气。

    幸好后来李世民戴了(按史书记载又加梁了),另外还有王玄策(唐史记载是二梁,毕竟就一使者)也戴了……

    由此可见,当他们把琢磨帽子问题的心气放在灭国的心思上时,也确实是可怕的。

    ……

    “咳咳!”

    琢磨帽子问题的林辰,被刘备的咳嗽声打断了。

    他顺势便对着史书没有记载,名为张水的人开口了:“张兄此行任务很重,除了要上表陛下之外,还要帮我查一查关中的具体形势,简单来说,就是和我说说哪个贼兵占据了哪个地方,实在查不到也就算了,直接去襄阳等着我们便是。”

    “必不负所托!”

    张水站起来,向林辰行了一礼,同时也对刘备行了一礼。

    “路上小心一些,若是实在危机,切记不可莽撞行事,直接前去襄阳便是了。”

    刘备加了一句嘱咐,将书信递了过去。

    “喏!”

    张水一脸肃容地接过,对刘备再度行了一礼,便拿着书信匆匆离去了。

    目送张水离开,林辰将目光落在了另外一个文士身上:“李兄此行去海西,将书信交予糜家之后,且看看他们的反应,若是糜家推脱,只需回来便是。”

    这同样也是一个历史没有记载的。

    不过,这很正常。

    就像是刘备自己所说,他好歹也南征北战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只有孙、简二人呢?

    将帅方面,倒是真的只有关张……

    这是很无奈地一件事,幸好这俩很争气,属于一个顶十个的那种。

    “此行小心。”

    刘备同样告诫一番,站起来将信交付了过去。

    李姓文士接信后,同样深施一礼,便转身出了正堂。

    此刻的正堂里,只剩下了坐在主位上的刘备,坐在左下首的简雍、右下首第二的张飞,以及左下首第二的孙乾。

    座位排的很是清楚,这同时也代表了刘备集团的地位排序。

    至于林辰?

    他暂时坐在刘备旁边……

    说起这个,林辰就很是奇怪,他有些不明白,为何刘备会让他坐的那么近,万一傲气万分的关羽不服呢?打他一顿怎么办?一刀砍了他怎么办?

    哎。

    不过,推辞无奈后,他也只能接受,不过接受归接受,坐下归坐下。

    这是两码事。

    “公祐兄……”

    站在原地,目光扫过孙乾后,他拱拱手道:“此前往下邳说服吕布的重任,便交托于你了,希望你能玉成此事,马到成功。”

    “是,主簿放心!”

    一举一动都很严谨的孙乾向林辰行了一礼,接过了刘备手中的书信,语气严正道:“主公放心,此行我必说服吕布,令其与主公罢兵言和,结成盟友。”

    林辰觉得现场太严肃了,于是哈哈笑着道:“若是实在不行的话,公祐便去找找陈宫,这吕布能打倒确实是能打,但我怀疑他是个没脑子的。”

    “哈哈……”

    头发乱糟糟,一看就是个老宅的简雍也笑了:“吕布若是听到子源如此说他,怕是会单人独骑地过来跟你好好谈谈。”

    “哦?”

    林辰对这位老司机很感兴趣,眼前一亮道:“那我该如何破之呢?”

    “届时……”

    简雍扫了一眼正堂,笑了:“子源只需找一二美女埋伏在身旁,以摔杯为号,他吕布便是有惊天的本事,怕是也会被女色给迷住了。”

    林辰冷笑一声,不屑道:“某才不要与他吕布为同道中人!”

    孙乾:“?”

    简雍:“??”

    刘备:“???”

    “咳……”

    刘备咳嗽一声,见周围也无他人,便笑着问:“子源这话似乎大有玄机,不知可否……”

    “不能!”

    林辰直接冷漠的拒绝了,不过同时他却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简雍:“想来宪和已然有了答案,主公若是要知道,可问他。”

    “当然,此刻最关键的事,还是我们之前计划好的,别的之后再说也不迟……”

    看到刘备真要去和汉末老司机聊天了,林辰只能无奈地严肃起来:“宪和,此行你便去襄阳吧,若是张济已经到了南阳,你便将贾诩的名声宣传开来,他曾经……”

    “好。”

    简雍往后一躺,很是慵懒道:“若是那张济还没到南阳呢?”

    林辰嘿嘿一笑:“若是他还没到,那就等他来了。同时在这期间,宪和可不能闲着,一定要将主公率军救孔融、挥师拒曹操、三让徐州而难辞、待士人如沐春风、待行不轨之豪族怒发冲冠……为大汉舍生忘死,为百姓求公道之事说上个一千遍。”

    “不成想,大哥竟已经做下了这么多大事。”

    也就在林辰讲述的同时,关羽不知不觉间走了进来,听到后来时,他忍不住长叹了一声。

    这一声长叹代表着,都南征北战这么多年了,刘备居然连一块根基之地都没有。

    有人可能会说,脚下的广陵不算吗?

    真不算!

    真要说起来,广陵眼下受刘备控制的也不过只有淮阴与盱台(此时的名字)罢了。

    至于广陵城?

    别闹了。

    看看后世出土的广陵遗迹便可知道,如今的广陵城,只是一座东西长五百多米、南北长二百多米小土城。

    别说比下邳了,就算是跟盱台比起来,也都差了许多。

    要是现在的广陵城跟隋朝的扬州城一般大小,他们还走个什么劲啊。

    直接关上城门不就完了吗?

    可惜,广陵真正发展起来,是因为东晋的衣冠南渡……

    甚至于,现在整个江东加起来都还没破几十万人……

    是的。

    南方的大发展,就是因为东吴和衣冠南渡的发生,若不是因此,整个南方其实压根就发展不起来。

    此时整个天下的中心,一为北方冀州一带,二为幽州一带,三为中原一带,四为关中一带。

    南方……就算是把荆州也都算上,相对于这四个地方而言,差距简直犹如天堑。

    不过。

    战乱已经到来,南方大发展的时期,也来了。

    接下来,整个天下就会向南平衡了。

    不管有没有林辰这个大扑棱蛾子的变数,南方都会发展起来的。

    ……

    “对了!”

    心里琢磨着天下风云向南汇聚的林辰,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主公明日可有事在身?”

    “倒是无事,子源是有何事要吾陪着吗?难道是要衣锦还乡?”

    刘备笑着道:“若是衣锦还乡的话,吾眼下倒是能满足你,其他的不敢说,起码会让盱台的乡亲们高看你一眼。”

    虽然林辰加入的时间还很短,但刘备等人已经查清楚了他的身份。

    不过,刘备丝毫不在乎。

    毕竟林家祖上也阔过。

    一个宣帝时官历太子大傅的祖先,也不小了。

    再者来说,林辰这位祖宗林遵所创的济南林家,说起来也算是豪族了。

    当然,林辰这一脉自祖父时便凋零了,刘备也同样知道。

    不过那又怎么了?

    只要家里还有书,出几个厉害的人又算什么?

    幸好林辰没让刘备继续说下去,否则的话,他大概会无比愕然地惊问一句……

    这些事,我都尚且不知……

    是的,文盲原主连自己出身于济南林家,还有一个宣帝时当过太子大傅的祖先都不知道。

    “并非此事……”

    林辰可没有要装逼的打算,他摇了摇头,严肃道:“辰之前听说过几个名士,也都偷偷观察过,有二者皆是当世顶尖之才,若主公有暇,便与辰同去拜访一番吧。”

    鲁肃、刘晔。

    这俩人他刚好就知道在哪里。

    前者被某个借粮时带着几百人的家伙给吓到了,然后搬到了东城,也就是盱台西南方向三十多里的一座城中。

    此刻乃是东城长。

    不过他马上就要跑回去了,毕竟刘备和袁术也算酣战正嗨,鲁肃胆子又小,必然会回去。

    再之后嘛……

    应该就是那个带着几百人去借粮的家伙,把他带跑的剧情了。

    林辰估计,鲁肃是被吓到了,生怕会被大嘟…周大都督给砍了,所以才会被拐跑的。

    毕竟这货胆子确实很小。

    后者……

    也就是刘晔,此时同样也是麻烦缠身,被一伙很是牛掰,连袁术后方都占了的人给盯上了。

    人家看出了他刘晔是个人才,所以想让他帮着谋划。

    谋划到哪一步呢?

    简单来说,这个像匪多过像诸侯的‘刘晔麻烦’,想带着百姓去江南……

    大概了解历史的人都知道,去年的时候,孙策带着几千人跑到了江南。

    然后。

    他迅速拿下了丹阳一带,还有少数受刘繇所控的江乘、句容、曲阿一带。

    眼下孙策正和刘繇较劲,估计后者也扛不住多久了。

    再之后,孙策应该很快就会平定江东了。

    这位看出刘晔是个人才的家伙,在袁术任命了袁胤为丹阳太守之后想带着百姓东渡……

    他是个什么想法,又有谁不清楚呢?

    眼下的局面是,周瑜被袁术强令回去了,他从父同样被袁术给拉到了寿春。

    一个袁胤而已,能掌控丹阳局面吗?

    林辰反正是不信的,所以如果是他的话,他也会将目光盯向丹阳一带。

    当然,前提是他林某人是这一带的世家或者豪族。

    可惜他不是。

    所以袁术必然会背刺,到时候孙策也有了回军的理由。

    那时候,他想不死都难。

    说到这里可能会有人问了,孙悟空到底有几个女朋……

    咳!

    那家伙难道就不怕袁术会背刺吗?

    前面已经说过了,这位让刘晔无比烦恼,只能东躲西藏的家伙,是……本地豪族、本地豪族、本地豪族!

    这不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因为刘晔的麻烦,严格来说是三个人。

    鲁肃、刘晔,这俩人要是能弄到刘备麾下,林辰觉得他的前途也就会变得更加光明了。

    所以,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这些事都是之前乡亲们传来的,由此也可见,他们的名声有多大。”

    林辰生怕刘备不答应,在最后又加了一句:“若是有此二人帮忙,主公匡扶汉室的梦想,恐怕就不再只是梦想了!”

第十章 给贾诩挖坑,刘晔、鲁肃的消息(第1/3页)

正在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