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遇到突厥屠村 第十八章 萧氏和闯城门

    村上春树有句话叫做:我很想看到渐次泛白的黎明时分的天宇,想喝热气蒸腾的牛奶,想闻树木的清香,想翻晨报的版面。

    而此时此刻李安全心里也有一句话,老子快要忍不住吐了。

    在狭小的狗洞之中,不说损坏自己的光辉形象就算了,关键是狭小的空间内什么味道都是往鼻子中去。

    李安全自从进入泾阳城中,那就没有洗过澡。

    身上的奶腥味儿、血腥味儿本来就重,这两日还天气炎热,其中味道难以想象。现在还加入了狗屎味儿,心里都是想要杀人了。

    “你是谁?”李安全不怀好意的问道。

    “壮士,你是唐军?”

    壮士?这是什么怪?“额,不是!”

    “壮士,恳请你将这封信送出城去。”

    “狗屁,关老子屁事!”李安全当即便是拒接了此人的无礼要求,老子最烦的就是古代受人所托了。

    “对了,若是你能告诉我你是什么人?或许我可以帮你也说不定!”李安全又是突然改变主意,听听也无妨,要是过分了老子可没答应。

    谁看到了吗?

    什么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那都是狗屁。

    “壮士答应送信出城?”

    “额,可能答应了吧!”李安全磨砺两可。

    “好,既然壮士答应了,告诉壮士也是无妨。我叫王宗毅,乃是唐军的一个斥候队正。这次奉令潜入泾阳城内,欲意打开东门,放军队入城,以收复泾阳城。但没有想到敌人早有准备,潜入城中的大部分已经失去了消息,想来是已经身陨了,这都不是最关键的,最重要的是少将军被几个神秘人抓走了。这封信壮士你想办法送这封信出去,大恩感激不尽。”

    李安全正想说老子啥也没有听到,这说出去话不算数行不行?

    “对了,若是改变了城门的方向,要如何通知外面的唐军?”李安全结合外面的情况,还别说,这大火还真是从东门开始燃烧的,西门也有些,如此也就不奇怪了。

    趁乱夺去城门的控制权!

    然后没成功!

    难受,不过这是正常的情况,要是随随便便一个计谋就大胜仗?

    敌人也是什么傻帽!

    ······

    李安全等了一会儿,去看这位狗洞英雄之时,发现这货已经断气了,这让李安全十分的无语,将其手里不知道什么样子的绢布让怀里一放,至于一会儿会不会被血水染湿看不清楚?

    这玩儿意可不是我能把控的。

    偷摸着钻出脑袋的李安全瞬间便是被一把匕首比划这脖子,匕首的寒光一闪而逝,一滴鲜血已经渗了出来。

    “别动!否则?”

    “千万别杀我,想要知道什么?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呵呵,你到是识时务!”有点熟悉的声音在李安全的耳边出现,这让李安全稍稍放下了一点点的戒心。

    “怎么又是你?”

    “把东西拿出来!”

    李安全只能乖乖的拿出狗洞那哥们的血书,对着,他叫什么来着,靠!竟然忘记了,李安全不由心里为其默哀三秒。

    “说,你究竟是什么人?是不是唐贼?”

    “别!会死人的。”李安全感觉这位神秘人的匕首都快扎进气管了,这要是在继续下来还有小命在?

    “哼,你说不定假死,这次让你知道死亡的感觉。”

    我草,这是玩真的!

    李安全猛然往后一靠,脑袋一下子便是撞到了头顶的墙头,疼的眼泪之流。

    不过李安全也是得到了瞬间的机会,猛然的回撤让匕首与自己脖子间有了缝隙,右手钳制住对方的手腕。

    往前一扑便是二人在小巷中滚作一团。

    “放手,老娘非杀你!”萧氏直接破音,李安全清清楚楚的听到了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话说二人翻滚之间,李安全吃了不少的豆腐,当然此刻的李安全还不知道这位杀神是个女娃子。

    而且停下的时候,李安全将萧氏反压在剩下,头上的伤口流出鲜血,从脸颊处一滴滴的滴落在萧氏脖颈间。

    李安全心头一凛,自古以来母老虎惹不起,特别还是会功夫的母老虎。

    “得罪了!抱歉。”李安全当即起身便跑。

    萧氏虽然嘴上说着非要弄死某人,殊不知那啥来着?

    贼子必须要死,只能死在姑奶奶一个人的手里,其他的人都是不行。

    萧氏并未去追击李安全,缓缓站起身后,轻轻的擦了擦自己脖子间的血迹,放在鼻尖嗅了嗅,随即消失在昏黄之中。

    再次藏起来的李安全细细思考了狗洞英雄说的话,这什么少将军被抓了,这个神秘人该不会就是拿箭射老子,又救老子的那几个吧?

    如果是的话,这说明这几个神秘人是突厥人的高手,而且是高手中的高高手,专门杀唐军间谍,对了老子晕过去前好像记得有个人如此说来着。

    看来城内是不能在待了,不然迟早被他们找到。

    这一次两次倒还算了,多次之后傻子也会发现李安全有问题,这应该是我的外挂才是,不能随随便便一个人都知道才是?

    他妈的,老子要不要豪气一把呢?

    “现在就看你的了!”李安全手里出现五枚铜钱。

    一阵天灵灵地灵灵的瞎摇晃后,随即扔在地上。

    三枚为开元通宝朝上,另外两枚为背面朝上。

    打定了主意的李安全当即不在犹豫,径直向着南城门口而去,今儿老子也要上演一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站住,口令?”

    “长孙氏鸡!李二是狗!”李安全用突厥语说道。

    听到了口令,带队的也没有为难李安全,直接放李安全大摇大摆的离开,李安全也是大摇大摆的向着南门走去。

    李安全先是找了一身精致的札甲穿上,至于札甲的来源?天黑之际背后偷袭不就有了吗?

    “站住,此乃城门重地,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放肆,我乃是不亦罗亲卫提夫,特意来看尔等是否兢兢业业?”

    在李安全说完此话,看守南门的突厥人全部都是仓啷一声拔出了自己的弯刀、直刀、搭弓射箭,全部都是瞬间欲欲跃试。

    李安全心里那叫一个MMP,这年头喊个放肆都是全军反对?

    “拿出身份证明,不然别怪我们,前不久才杀了一个唐军奸细,还请见谅。”领头的军官抱歉的说着威胁的话。

    李安全不由心里暗骂,这些唐军蠢货,这么脑残的主意这么想出来的?

    不对,这好像也骂了自己?

    身份证明?

    搞毛线啊!

    自己没有,当初杀提夫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要找令牌啥的,简直就是失策!

    “看!飞碟!”

    李安全手里拿出幽兰剑,当先杀入守门的士卒,这南门至少也是五百虎师精锐,穿着三层札甲的李安全也当先被射中十多箭,前胸后背上都是插着的箭羽,仿佛一瞬间就成为一个刺猬。

    草原上的突厥人并非全部都是用弯刀的,通常是俘虏缴获什么兵器就用什么兵器。

    守门的士兵都是手持长枪、横刀等。

    “杀了他!他是唐军奸细。”

    面对刺过来的长枪,李安全手里的幽兰剑剑光闪过,枪头纷纷被砍断。

    趁着没有回神,劈断一块圆盾牌,只见原本手持盾牌的小兵被砍断了手臂,不由惨叫声“啊——!”

    猛突后长剑刺入此人胸膛,当即口吐鲜血而死。

    旁边的突厥人见如此凶猛,手里的盾牌先转身怼着李安全,李安全瞬间就被盾牌堆在了中间。

    圆盾中的缝隙有短刀、长剑、长枪等准备插入,这瞬间就成为夹心饼干、汉堡包了。

    李安全手里的幽兰剑插入一个突厥人胸膛之中,一时间拿不出来。

    情急之下,李安全只能将幽兰剑放入随身空间,当然也包括了突厥人的尸体,再单独拿出幽兰剑一个抡扫。

    举盾怼着李安全的六人当即捂着自己的喉咙,但血流不会停下的,缓缓到底的同时,另一具刚刚被收进随身空间的突厥人尸体被李安全全力扔了出去。

    当即砸翻七八人,转身又是剑身抗住三根长枪的捅刺,顺着长枪一剑而下,三个握着长枪的小兵连带持枪的手、盾牌被砍碎后,再次被砍伤前胸。

    “啊——!”

    突然一支箭矢射中了李安全的左大腿,脚步微微一闪半跪在地上。

    身后的长枪毫不客气的捅在了李安全的后背上,捅刺的突厥小兵齐齐大喊一声后,轻松的将李安全翘了起来,接着怼在城门之上。

    李安全在疼痛下大喊一声,“啊!”

    劈断举起自己的枪头,落地差点没站稳。

    突厥人瞬间便是拿着盾牌死死将李安全怼在城门上,手里的枪尖对着李安全作甲也没有覆盖到得地方扎去。

    一时间血花翻涌,李安全最后的意识是将幽兰剑收入随身空间。

    李安全,贞观元年八月二十四日第N次猝!

    见唐军奸细完全没有动静,突厥人才是放开了盾牌,让出了空间。

    盾牌上是血肉模糊的肉馅,说不定可以包混沌饺子啥的。

    打油诗:

    意外轻薄萧氏女,芳心情谊好奇始。

    三回合被杀安全,喜提肉饺子一份。

开局遇到突厥屠村 第十八章 萧氏和闯城门(第1/3页)

正在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