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1章 被群殴

    单挑打不过群殴,纵然崇祯帝喷的嗓子都要冒烟了,但群臣却刚刚进入状态,一个接一个车轮战,不得已崇祯帝直接使出杀手锏:退朝!

    退朝之后并未回乾清宫,而是将李邦华几个大佬叫到文渊阁当面质问,你们啥意思,啥意思!卸磨杀驴兔死狗烹也得等磨卸了,兔子死绝了吧,你们这样是不是太心急了,而且事前还不给我打招呼,就问你们啥意思!

    李邦华几人打死也不承认这事他们有参与啊,双手一摊,俺们事前也不知道啊,可见这些朝臣内心积怨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啊,事到如今皇上得给他们个交代才能平息事态。

    一听这话,崇祯帝差点就跳起来拍桌子了,交代,老子出来混要给谁交代!

    崇祯帝一点儿都不傻,他心里清楚的很,群臣看着是冲常宇来的实则就是冲他来的,说白了就是冲皇权来的!

    老调重弹!

    他们要限制皇权,要同皇帝争权!

    自古以来,历朝历代皇帝和其手下的领导班子因为权利问题都一直明争暗斗,老朱建国那会儿就是觉得皇权被限制的太大,于是废除了丞相制。

    但是没了丞相没了秘书,工作量实在太大了,而且啥都自己做自己拍板,那岂不成了一言堂独裁者了,所以搞出了个内阁制。

    只是吧,换汤不换药,并非所有皇帝都像老朱那么牛逼哄哄把手下人收拾的服服帖帖,后来以内阁为代表的文官集团那真的把有几位皇帝给架的空空如也。

    但你也不能说内阁制不好,他们虽然争权但办事,不然你觉得像正德,万历那种动辄几年十几年都上朝的,国家怎么还没垮的,甚至后世很多史学家觉得,幸亏正德和万历不爱上朝,国家才被治理的井井有条。

    但有的皇帝不这么想啊,谁特么想做个傀儡皇帝,于是宦官集团就出现了,就是为了对抗文官集团。

    只是单纯的崇祯帝一上台就将魏忠贤给办了,然后他就落入文官集团的控制之中,那是怎么挣扎也没用。

    直到常宇横空出世,一点点的为他巩固皇权,让他有底气有胆气的说不!

    但这让骄横十几年的文官集团那是相当的不习惯啊,可是国难当头,一切以战事为重,他们便暗中蓄精养锐,突然间就爆发了。

    在这个短暂的太平时期。

    只是这争权不能拿明面说,得找个由头,于是就被常宇摊上了。

    内忧外患尚不净,汝等便急不可耐,实则可气!

    “皇上可知尾掉不大,如今天下统领兵马的诸将不论总兵官,还是伯侯勋贵哪个不以他为主,若待其羽翼渐丰皇上想卸驴都卸不掉了!”

    可他只是个太监啊!

    历朝历代祸国殃民的多是太监啊,何况是一个掌管兵权的大太监啊……

    可是天下未平啊!

    但吾等所求也不是杀驴烹狗啊,只是适当予以限制,皇上难道看不见如今在外率兵之将,驻防之将,皆附其下么。

    意思很明白了,俺们也不是说就要杀了,也没说不让他带兵打仗,但是得塞点俺们的人进去,而且的限制他权利,也就是说兵部和五军都督府不能当摆设了。

    他之所以能力挽狂澜所向披靡便是因为没了掣肘,而如今汝等竟然……就不怕铸就大错!

    此一时,彼一时,如今李闯已降,鞑子内乱,所忧不过四川的献贼而已……何不趁此时逐渐削权……

    无耻,常宇经年在外不是率兵打仗便是四处灭火又或筹备粮饷,时刻忧国忧民,而汝等身居高位,每日不想着忠君报国却时刻算计争权夺名,实在可耻啊!

    谷崇祯帝见说不过拂袖而去。

    两场掰头都寡不敌众,这让崇祯帝愤怒的很,回到乾清宫就召春祥入宫,问他手里头有没有那些朝臣的黑料,想玩,那朕就陪你们玩!

    他么的,你们真会挑时候,若常宇在京的话,喷不死你们,你们还有这胆子……

    这小子又跑哪儿去了呢,可是连春祥都不知道,说在孝感遇刺,然后走了!甚至连死士玄武也没了消息。

    好家伙,崇祯帝是又心疼又担忧。

    心疼常宇为大明为他老朱家那么的拼,可是呢黑白两道都想弄他,白道要诛他心,黑道要杀他人。

    至于担忧的则是,这小子不会突然就此拂袖而去了吧。

    “皇上,李岩已到济南了”春祥突然提了一句,崇祯帝先是哦了一声,李岩总督黄河防线大半年可谓功绩卓著,正好山东总兵空缺,便让他补上,和李闯和谈之后便下旨其率部回济南休整。

    猛的崇祯帝突然眼睛一亮:“朕没记错的话李岩近日是不是入京?”

    旁边王承恩赶紧道:“皇爷没记错”。

    崇祯帝嘴角勾起一道笑意:“朕些许时日不见周遇吉和唐通了,下道旨让他们进京,朕要问问太原和蓟镇的军务”。

    哼,给我玩嘴炮是吧,单挑打不过你们,那就弄两个柱国两个掌兵权的勋贵来和你们对喷!

    再不济就将那两个国公也拉下水,崇祯帝可是知道大明钱庄的股东里都有谁,那些人和常宇都是一条船的,一荣俱荣!

    来吧!让吐沫星子更猛烈些!

    来吧,常宇为老朱家做了那么多事,这次朕来保护他!

    当然了,保护他就是保护自己!

    “对了,李闯那个便宜儿子可进京了?”崇祯突然想到这事,李自成投降被封侯本要入京谢恩,只是根据协议封王之前他是入京的,说白了就是不敢来,于是便让其儿子李过入京代其谢恩,这一眨眼投降都一个月了,却还不见动静。

    春祥摇头:“东厂严密关注中,尚未见其身影,不过一旦出西安城便会被盯上”。

    这个回答崇祯帝很满意,春祥说一旦出西安而不是说一旦过黄河,那说明东厂的暗探已渗入西安城周边了。

    “皇上,要不要做掉他?”春祥随口问了句,崇祯帝瞪了他一眼。

    春祥立马反应过来自己问了句蠢话!

    这个节骨眼,李过进京出了任何一点差错,朝廷都会被扣上破坏局面的帽子。

    李过磨磨蹭蹭的还没进京,倒不是新生胆怯故意拖延,他反而非常期待这次京城之行,甚至还有些小激动。

    只是去之前要做好充分准备,以应对各种可能出现的局面。

    而且这次进京并非孤身一人,同行的还有入朝鲜的田见秀部,涉及事宜太多,所以一拖再拖,不过也拖不了多久了,毕竟按照同朝廷的协定,田见秀部一个月就要发兵的,按理说这都超限了,再磨磨唧唧的被人催那可就不好了。

    

第1931章 被群殴(第1/3页)

正在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