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圣泉乱

    北烈阳惊喜交加,北山、苑秋霜满是震撼,秋氏兄弟回想起花怜九的模样,那样一个精灵般的女子,竟然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大祭司的声音:“烈阳,我有事要与你商量,你随我去一趟祖屋。”

    北烈阳叮嘱几句,走出院门。大祭司荒木眉头紧锁,一看就有大事发生。

    荒木在前,北烈阳在后,两人急速而行,很快便来到了祖屋。推门而入,直接进了厅堂内。

    北烈阳小心发问:“大祭司,有何急事要做,您吩咐便是。”

    荒木点了点头:“有一件事极为诡异,你随我来。”说话间,身边景象变化,两人已来到圣泉旁。

    北烈阳大吃一惊,只见圣泉水翻滚不停。圣泉之中,北荒一丝不挂,沉在水底。

    “北荒为何在此地?”

    荒木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刚刚地震时,我忽然发现圣泉有一丝不妥,过来查看,这才发现了北荒在圣泉中。”

    以时间而论,北荒应该早已进入了圣泉,只不过地震突发,圣泉才显露出一丝异样罢了。

    联想起自己在圣泉中的诡异经历,北烈阳心中一沉,一动不动的北荒,是不是也看到了其他时空的人?

    北烈阳道:“大祭司,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荒木毫不犹豫道:“自然要将北荒尽快弄出圣泉。他的来历,青鸾也曾和我说起过,我们冒险将他留在身边,已是看了青鸾的面子,岂能让他再玷污圣泉?”

    北烈阳点了点头:“要怎么才能将他弄出圣泉?”

    荒木叹息一声:“我试了几次,都没有如愿,只好去找你。看你能不能进入圣泉,将北荒拉出来。”

    北荒是追随他来的,闯了祸北烈阳自然要受牵连:“我这就进入圣泉,将北荒拉出来。”

    荒木拍了拍北烈阳的肩膀,再叹一声,没有说话。

    他心中极为矛盾,一方面,他不允许万妖老祖的转世身,曾经的一个老龟玷污圣泉。另一方面,他也不愿意让北烈阳冒险进入圣泉。

    两权相害取其轻,荒木沉默不语,北烈阳手持擎天大枪,慢慢走向圣泉。诡异的是,圣泉一直在北烈阳身前,无论他怎么走,就是无法进入。

    荒木大叫一声:“烈阳,你为何在原地踏步,却不前行?”

    北烈阳毫无所觉,依旧在原地迈着大步。荒木暗叫不好,他向前伸手,想把北烈阳拉回来。

    就在此时,圣泉竟然涌起一阵巨浪,将北烈阳席卷而入。荒木不再犹豫,纵身向前,猛地被巨浪拍回来。

    这一击非同小可,炼体九级的荒木被拍得头晕眼花,几乎吐出血来。他晃过神来,只见北烈阳和北荒已不见了踪影。

    圣泉并不大,平时清澈见底,此时却根本无法看透。北烈阳是角人族崛起的希望,岂能有失?

    荒木跪在圣泉边,默默祈祷:“北冥大人,我要进入圣泉,解救您的后代北烈阳,恭请大人在天域降下神威助我。”

    祈祷完,荒木纵身向前,又一阵巨浪袭来,猛拍在荒木身上。荒木丝毫无损,却也无力进入圣泉。

    荒木心中暗喜,看来对天祈祷颇为有效,他回到岸边,又开始向荒土、南风神、秋云兮一一祈祷。

    祈祷之后,各有神效,可惜还是无法进入圣泉。几番折腾下来,已是一个时辰过去,荒木急得满头大汗。

    情急之下,荒木忽然想起了御青鸾,他又跪在岸边,默默祈祷:“青鸾大人,北烈阳遇险,他是你几个儿子的好友,不得有失。”

    荒木与御青鸾相识多年,祈祷时心里总有一些异样,就在此时,一股巨大的力量充盈在他体内。

    荒木一跃而起,噗通一声,跳入圣泉。无尽压力随即而至,想要将荒木推出圣泉,身上的力量却在死死抵抗压力,助他一路向下。

    不知过了多久,荒木眼前一亮,只见北烈阳和北荒正在说话。北烈阳面沉似水,北荒却一脸委屈。

    至于他们在说什么,荒木根本听不清。他奋力向前,却失踪无法到两人身旁。

    荒木心中叹息,咫尺天涯,这是神迹,岂是人力能突破的?此时体内的力量,已扛不住圣泉的压力。

    阵阵剧痛,刺激着荒木的识海、身躯,他竭力支持,看向北烈阳和北荒兄弟二人。

    一个奇异的空间内,北烈阳沉默不语,北荒正在说话:“大哥,我也不知道为何会进入圣泉。”

    “当日我回到黑雾森林,大哥你去处理族务,我本想出去转转。我来到祖屋前,不知怎么回事,就来到了圣泉边。我感到有个声音呼唤我,然后我就跳了进来。”

    圣泉极为神妙,以北荒的修为,自然无法轻易进入。他为何能深入圣泉,又一动不动的沉浸其中?

    巨浪将北烈阳卷入圣泉,他很快来到了北荒身前。伸手过去,刚刚接触到北荒,两人便来到了这个奇异的空间内。

    北荒随即醒来,北烈阳问起他如何进入圣泉,北荒想了半天,也说不清楚。

    两兄弟在这片奇异的空间里,又说了几句,依然毫无所获。就在此时,听到有人说话:“快来看,这道圣明河水中,出现了一条龙和一个乌龟。”

    “龙龟戏,竟是龙龟戏,预言成真,天地间将有新圣出。”

    龙龟戏?北烈阳疑惑不解,北荒勉强和龟有牵连,自己怎么会变成了龙?

    北烈阳看向北荒,只见他依然是人形,只不过一丝不挂,看起来颇有些别扭:“北荒,你现在还能算是龟吗?”

    北荒摇了摇头:“这一世,我出生即化形,是人不是龟。”

    “你看我是龙吗?”北烈阳再次问道。

    北荒仔细端详了一阵,叹道:“大哥,小黑是龙,你和他一点也不像,我觉得你不是龙,你也是人。”

    两兄弟正在说话,又有声音传来:“快去请院长,告诉他,在极远的天域,有一道圣明河水中,忽然出现了龙龟戏。”

    北荒怒骂道:“滚远点,你才是龟,你祖宗十八代都是龟。”

    外面的传来一阵惊叹:“圣者的预言太灵验了,那个龟果然口出人声,还会骂人。”

    北荒继续骂道:“我骂的是畜生,根本不是人,你们就是那群人兽不分的畜生……”

    不知骂了多久,有人轻叹一声:“神龟口吐人言,可惜满嘴脏话,只好让他闭嘴了。”

    一股沛然大力,忽然笼罩在北荒身上,他再也骂不出声来。北烈阳手持擎天大枪,护在北荒身前。

    有人叫道:“看那条龙的爪子,忽然变长了。难道他还想跨越时空,来伤害我们不成?”

    之前的声音再次响起:“别鼓噪了,机会难得,你们抓紧观摩,这样年代久远的龙龟,不多见了。”

    观摩?我和北荒在这片奇异的空间里,难道就是为了让你们这些远在天边的陌生人观摩?

    北烈阳心头火起,随即撑开精神实境。猛地将奇异之地笼罩起来,一片惊呼声响起:“这股吸力好大,快救我。”

    话音未落,奇异空间里多出了一个人影,那人像极了人族炼气修士,只是皮肤更加白皙,气质更加出尘脱俗。

    那人正要开口质问,精神实境内的瞭望塔猛地击出几道闪电,将此人劈倒在地。

    北荒憋了一肚子火气,骑在那人身上,狂揍不已。几拳下去,此人被揍得皮青脸肿,痛叫不停。

    奇异空间外,有人朗声道:“圣兽请了,这一次是孩子们不对,还望两位高抬贵手。”

    北烈阳感到一股股巨大的压力传来,几乎将精神实境压垮。他猛地将混沌之气灌注到瞭望塔中。

    几道巨大的闪电,再次击出,每一下都劈在那人的头上,直到将此人头颅劈开。一个仅有拳头大小的人,跳了出来,正要逃走,已被高山中的角人先民捉了过去。

    北荒骑着的那人,顿时化作飞灰,消失不见。圣泉剧烈沸腾起来,荒木再也无法支撑,猛地被推了出去。

    荒木蹿起来数丈高,狠狠摔在圣泉边坚硬的地上。他痛呼一声,浑身上下,骨头不知摔断了多少处。

    圣泉波浪滔天,涌出无尽水雾,将荒木笼罩其中,瞬间荒木便已痊愈,他正在高兴,猛然一波巨浪拍来,又是一身重伤。

    如此循环反复,荒木几乎被折磨得发疯,偏偏无法逃离,只能咬牙苦忍。

    圣泉的奇异空间里,北烈阳同样身受重压。

    精神实境就要崩溃时,御青鸾的声音忽然响起:“从哪里来的,便回哪里去,若是再纠缠,小心我杀上门去,灭了你们的族。”

    压力陡然消失,御青鸾的身影出现在两兄弟面前。她轻叹一声:“北荒,你的前世身便诞生于圣泉中,可惜你都忘记了。”

    北荒痴痴发愣,北烈阳恍然大悟,怪不得北荒能够进入圣泉,这不过是他真正回家罢了。

    御青鸾的身影渐渐虚化:“我在这里无法停留太久,在这里发生的一切,你们都要忘记,走好自己路,天边的事,由我们去办。”

    北烈阳和北荒感到眼前景象变化,随即出现在圣泉边。圣泉波涛依旧,北烈阳一眼看到一身是血的大祭司。

    他紧走几步,将荒木远远抱开。疲倦袭来,三人晕倒在圣泉边,再次醒来时,北烈阳发现自己坐在祖屋的厅堂内。

    荒木盯着他看:“烈阳,你来找我,有何事要议?”

    北烈阳不知该说什么,摇了摇头:“魔潮将至,我放心不下大祭司,特来拜访。”

    荒木点了点头,信手一挥,北荒直直飞出祖屋:“烈阳,下次再来,不要带他来,我总觉此人颇为奇怪。”

    北烈阳心中纳闷,北荒兄弟什么时候跟我来到了祖屋?我怎么毫无印象?

    

368.圣泉乱(第1/3页)

正在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