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钦差大臣

    李落抬头看了三人一眼,微微愕然,这身装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上朝的朝臣。

    “下官欧阳正,参见王爷。”当先之人慢条斯理的拱手一礼,很是写意的说道,“下官有钦命在身,请恕下官怠慢之罪。”

    李落动了动眼皮,没有应声,将桌案上的军情密报都收了起来,这才好整以暇的回望这位名唤欧阳正的朝廷钦差。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李落坐着,欧阳正站着,半晌之后,终还是欧阳正沉不住气,踏前一步,携势居高临下道“王爷,下官奉旨而来,还请王爷交出罪人之女。”

    “罪人?这么说朝廷已经定了牧州侯的罪名?”

    “通敌叛国,背信弃义,其罪当诛。”

    “背信弃义?”李落双眉一扬,压下心头烦闷,淡淡说道,“就算朝廷定了牧州侯的罪,倘若不是株连,与牧蝉郡主何干?”

    欧阳正看着李落一脸痛惜的说道“王爷,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事到如今王爷还想护着呼察冬蝉,这是姑息养奸,养虎为患呐。”

    李落哑然,好一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如果李家先祖,太祖李夏听到这句话会不会气的从棺材里爬出来。

    李落沉默片刻,静静的望着欧阳正,平声说道“姑息养奸,养虎为患,你来告诉我,谁是大甘的奸,谁又是大甘的虎?”

    “自然是呼察赐这等忘恩负义之辈。”欧阳正正气凛然的答言说道,一脸凛然不惧,如果人如其名,都有一个正字,不过其心却是可诛。

    “所以一个奸妄之辈,秉承祖训,守了大甘边疆许多年,一个罪人之女,率军南征北战,守一方百姓平安,这么说来,只怕我也是大甘的奸,大甘的虎。”

    “王爷,你万不可被眼前一时假象蒙蔽了双眼,要知道呼察赐在这个节骨眼上投降蒙厥,那是置大甘于万劫不复之境地,罪该万死。”

    “哈哈,万劫不复?什么时候朝廷这么看重边隅一地的牧州了?如果当真有这么重要,当初草海联军南下,我数度上书朝廷,为何不见朝廷向牧州派遣一兵一卒?”

    “王爷……”

    “好了。”李落断喝一声,道,“这些口舌之争就免了,我唤你们过来,就问一句,朝廷的圣旨何在?”

    欧阳正一滞,与身旁两人极快的对望一眼,朗声说道“圣旨不日即至,下官等奉圣上口谕而来,王爷若是不信,大可传书卓城,自然可辨真假。”

    “你们真的不怕死。”李落慨然叹道,“三军出征,军心不可乱,扰乱军心也是死罪,张口闭口就是圣谕,却拿不出明证,一到幽州就闹得满城风雨,三军将士无不人心浮动,你们可知罪?”

    “王爷……”

    “我再问一遍,到底有没有圣旨?”

    欧阳正脸色一变,这才察觉到凶险危机,急忙说道“下官有中书省的公文。”

    “中书省?”李落轻笑一声,道,“既然你有中书省的公文,那你该知道我还领着中书省参政知事一职,尚有一枚中书令,可行令监之责,你的这纸公文是何人所书?中书省又有谁有这个权利,能下令缉拿我牧天狼军中大将?”

    欧阳正三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寒气,这个时候才明白李落早已存了不会善罢甘休的意思。

    欧阳正终于收起了倨傲的神色,躬身一礼,辩解道“王爷,牧州侯叛国一事事关重大,缉拿人犯刻不容缓,这只是事出从权之举,若是冲撞了王爷,还请王爷恕罪。”

    “欧阳正,万隆七年的三殿进士,我曾经读过你殿试时所作的文章,经国论治,文辞舒朗,很有独到之处。后来听说你外放为官,直到我领兵西征之后你才返回卓城,短短数年之间就从一个在大甘官场名不见经传的小吏摇身一变成了朝廷钦差,看起来欧阳大人也是有贵人相助。”

    欧阳正一愣,万万没有想到李落竟然记得自己,而且还记得自己那篇经国论治的文章,这篇文章,如果不是李落说起来,只怕欧阳正自己也忘记的差不多了。

    “当年你留任卓城候命,文采在卓城那个圈子里小有名气,听说还有个小欧阳的雅号,是么?”

    欧阳正沉吟片刻,脸上的缅怀一闪即逝,自嘲道“陈年旧事,不值一提。”

    “陈年旧事可以不提,初心却不能不提。我记得当年那届殿试欧阳大人名位是在倒数,不过以文采而论,应该有实力争夺三甲一席。”

    欧阳正没有应声,面沉似水,只是心里却有些古怪不安,不知道为什么李落忽然要提起当年科考殿试时的往事。

    “我大约能想到点这些年欧阳大人的辛苦,不过,这不是你弄权妄为的借口。”

    欧阳正一震,颇有不忿之色,疾呼道“王爷……”

    “来人。”

    “末将在。”帐中钱义领命应声道。

    “推出去,斩了,将首级挂在辕门外,以儆效尤。”

    欧阳正连同另外两名朝臣面色巨变,欧阳正厉啸道“王爷,你这是何意?”

    李落平静的看了欧阳正一眼,平声说道“扰乱军心者,以死罪论处,钱义,另传书卓城,追责中书省。”

    “遵令。”

    “王爷,你这是徇私枉法,下官是朝廷钦差,有朝廷公文在,你不能杀我!”欧阳正声嘶力竭的叫喊道,身边的另外两人都已经吓呆了,齐齐惊魂不定的看着李落。

    李落起身,平和的走到欧阳正身前,笑了笑,反问道“我不能么?”

    欧阳正一滞,还要再呼喊,或者想危言耸听,或是乞怜求饶,只不过钱义没有再留给欧阳正鼓噪的机会,将欧阳正拖出了中军大帐。

    一刀破空,一声惨叫,一个朝廷钦差吓的瘫倒在地上,浑身发抖,惊恐万状的看着李落,生怕自己就是下一个。

    李落挥了挥手,有些厌烦,淡漠说道“走吧。”

    两人如释重负,哪管什么颜面,连滚带爬的逃出了长水营。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钦差大臣(第1/3页)

正在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