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离黯得复归

    张御借着少许变机往道隙而进,这比方才凭着自身道法往里深入要难上许多。

    他必须提前定算好一路过后乃至退后的变数变化,这些变数虽多,但有些是他能够理解的,有些时他此刻也不能理解的,且往深处来,所需要的定算自然越多,可也意味他便能凭此跳遁,也不可能深入多远。

    他心神倒是依然平静,并没有因此急切焦躁。

    在尝试进入这等道隙的时候,能不能顺利接触到大道之印碎片,他并无把握。

    但他自身拥有大道之印,甚至可以说是元夏、天夏两地对道印最为熟悉之人了,所以他若至此,是目标的到来,绝然能比大多数人更有机会,当然世上不乏一些天缘之人,这是少数个例,是无法正常拿出来比较的。

    要是这一次达到自身极限后,仍是什么寻不到,那么他不会去逞强硬闯的,并非一定要有所收获。一次不成,那就等待下一次机会,有外身存在,只要元夏试图往天夏来,那么他都可以设法再度尝试。

    只是在此间很难以清楚判定自己,有时候或许会做出自以为正确的判断,故是他为了不至于陷入此地,在自己心神之中以启印设立了一个转心之术。

    此术作用在于,一旦外间判别达到自身上限,那么就自行发动,强行带动他折返回去,而不会等待他再去判断试探,这也是确保自身绝对安妥的手段。

    而有了此术兼顾,他也是可以大胆一些了。

    在不知又是下去多深之后,他始终没有所见,依旧身处在一片浑黯之内。哪怕那转心之术未曾发动,他也差不多知晓自身已到极限了。

    只是这个时候,他好似感应了了什么,依稀看到了一抹光亮,只是这抹光亮那些变数似是在混融在一处,几乎无法分辨出来是不同,但却给他一种异常强烈的感觉。只是正待他设法与之进一步接触的时候,却是心神微微一个恍惚,他发现自己正站在了金舟之上,显然气意心神已是从道隙之中出来了。

    余黯之地没有时间间隙,故方才不过只是一个晃神之间,他已然是在里渡过了一圈归来。

    而在此时,元夏的一年周转已经过去,时日已经进入了下一年之中,虽然两界通道打开,可原先道隙已然进行了调和,此刻若再是进入,不但难度大增,而且元夏也是有可能探知他在做什么。

    故他也是果断收手,没有再过多留恋,心意一使,天夏金舟便是往那虚空缺口穿渡而去。

    同时他想着那一抹望见的光亮,虽然这一次并没有接触到,但下一次……

    不对!

    他心下微动,道隙并不是真正存在的现实事物,内中任何可被感知的东西,都不需要真实的碰触才可解除,在你在感知的时候便已是接触到了,但若他所看到的真是道印的话,此是无法凭空获的,还需要有所寄托。

    转念到这里,他把袖一抖,自里飞洒出了数十枚瓦片状,这些都是用来承载章印的玄玉,他一直随身带着不少,而在此刻,其中一枚玄玉在他眼中,正闪烁着神异光芒,与方才所见光几乎一致!

    显然此物在为他所感之后,也是自行寻到了依托。

    但此刻还在两界通路之中,不便查看,故是他一拂袖,又将此物与其余诸多玄玉一同收了起来,随后负袖而立,眼望前方。

    下一刻,天夏虚空之中,虚空之壁上正显露出来一个巨大的缺口,十余驾天夏金舟如金虹一般,先后从飞射而出。

    天夏使团此次出使元夏,历时差不多一载有余,此刻终是平安归返了。

    天夏一众修士在从虚空缺口之中回到天夏后,望着那气障之后的一座座天城,还有那熟悉的星辰布列,不知为何,身心内外都是感受到了一股轻松之感,仿佛是从一个极度压抑的环境之中解脱了出来。哪怕此刻是无处不在的虚空外邪,似乎都是亲近了一些。

    张御清楚知有这份感应并没有错,元夏为了维定天序,为了代替天道,大到日月星辰,小到微尘砂砾,都无不是囊括在自身统御之中。

    可是他们这些自外到来的人乃是在天道之下修行并成长起来的,自然是感到与此世有些格格不入。

    另一个原因,天夏与元夏乃是事实上的对立,那里处处存在极端的保守也是令天夏修道人感到极度不适。此刻回到天夏,就好像是从囚笼之中脱出,自然是感到无比轻松的。

    与他们相反的是,金舟之上那些来自元夏的修道人却是无不是皱起了眉头。

    限于道行,又是方至此间,变数之感他们体验不深,但是虚空外邪却着实令他们感到厌恶,心中无不是暗自鄙夷唾弃,暗讽这到底演化外世,无法与元夏相比,而且他们此行到此,也终究受得上面派遣至,这里天地再是如何“恶劣”,也只能暂时忍熬下来。

    某一驾金舟之中,焦尧的身边跟着一名年轻男子,他看着前方的气障,道:“这里就是天夏了么?”他转头望向焦尧,眼神带着一丝期盼,“焦前辈,在这里,我们族类就可以得到延续之法?”

    焦尧道:“我们既然真心与贵方说定,那就不会轻易毁诺,况且哪怕不考虑真龙族类延续,光只是考虑到北未世道的重要性,天夏就不可能放弃你们。”

    年轻男子放下心来。这个理由的确比其余任何道理更易说服他,也是元夏人能够理解的方式,真龙族类的延续或许人身修士不在意,可北未世道这等存在天夏当是在意的,是属于看得见的可以拉拢的力量。

    此刻前方出现了一座座位于虚空之中的连绵宫宇,这是天夏得悉将会有元夏之人到来,这才是特意在气障之外构筑了这些。

    当然理由是给元夏使者居住的。

    归返天夏的十余金舟此刻俱是往这些宫宇过来,并在此间停泊了下来。

    张御则是以舟壁传影,以正使身份对着诸人嘱咐了一番后,便令各位玄尊自行归去,诸人对他打一个稽首,便各自化光飞去。

    而对于那些弟子,他则是一挥袖,所有人只觉心神一阵恍惚,再是醒来之时,发现心神已然从外身之中解脱了出来,并归回到了正身之内。

    霎时间,舟舱之中一清,变得空空荡荡,唯余他自身存在。

    他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便有一道金光落下,风道人自里走了出来,对他一礼,道:“张道友,风某奉命前来安排那些元夏来人。”

    张御还有一礼,道:“那这些人暂时就交给风道友了。”

    说完之后,他身躯骤然一化,像是无数星尘散开,意识于瞬时之间已然归回到了正身之上,正身双目一睁,眸中神光微闪了一下。

    他一展袍袖,自座上站起,随后从殿内走了出来,意念一转,已是来到了清穹之舟深处,并站在了一排玉阶之前。

    他往上看了一眼,迈步向上,在踏上平台,走过一层屏障后,陈首执正站在那里等候着他,道:“张廷执回来了。”

    张御抬袖一礼,道:“首执有礼。”

    陈禹还有一礼,并请了到他近前落座,张御行至席前,与陈廷执一同落座下来,并道:“元夏之行,许多御已是报给了玄廷知晓。”他从袖中取出了那一份元夏交给他的约书,道:“这是与元夏之假约。”

    陈禹接了过来,看了几眼,道:“为了拉拢张廷执,看来是着实费了一番心思的。”

    张御道:“元夏之目的,为得就是获取‘终道’,而我天夏乃是元夏最后一个需要覆灭的世域,按照元夏以往经验来看,这一目标在其等眼中已然是唾手可得了,故是早早开始了利益之争。

    元上殿之下殿一直妄图与我开战,如此可以揽功于战,好在占据终道之后得以分配到更多。

    上殿亦是如此想法,只不过是想以分化瓦解的手段对我,尽可能不战而屈人之兵,故才对我如此礼敬,归根到底,这仍是彼此权利之斗争。”

    陈首执道:“从张廷执递上的报书看,那诸世道亦与元上殿有所矛盾。”

    张御道:“诸世道与元上殿争夺的,乃是主导之权,毕竟人力物力皆由他们所出,并交托元上殿行行使攻伐诸事,在诸世道看来,自身为主,元上殿乃为仆,可是元上殿如今已然是成为了一个庞然大物,所以两者得矛盾更是难以轻易调和。”

    陈廷执见简简单单,就将元夏势力剖析清楚了,不觉点头,他道:“此前张廷执有言,见到的诸位上殿司议,势力已是不下与我玄廷了。想来下殿也俱备相当之实力。”

    张御道:“是,御虽未见过多少下殿司议,但其等既能与上殿分庭抗礼,想也不会弱,且与我玄廷一般,司议可能并不是一直由一人充任下去的,或许有所更替。而至御离开为止,至今未曾见到那几位元上殿的大司议,此辈实力,当是更为了得。”

    ……

    ……

    

第八十章 离黯得复归(第1/3页)

正在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