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以蛊治蛊

    “我可没有开玩笑,这的确是喜欢你的姑娘给你的……救命药。”

    说到后面,月云歌抬眸,似笑非笑地将‘救命药’三个字咬重。

    君璟钊听完这话,还是很懵,但在看到盒子里的‘银针’时,他忽然想到什么,激动得一把抓住她的胳膊。

    “二皇嫂,你是不是见过她了?是不是我曾经说过的她?她是苗疆人,她冒险来北宁了?二皇嫂,她……”

    他这一激动之下,力气没有把控后,抓得她疼得连连抽气。

    君璟钊见状,连忙松开手,内疚道:“对不起二皇嫂,我有些控制不住情绪。”

    他只是想到将盒子交给二皇嫂的人会是他找了这么多年、音讯全无的人,他就按讷不住内心。

    当年几个月的朝夕相伴后,那人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心也因此变乱。

    每每想起那人,他这心情就很复杂,不知是什么滋味。

    月云歌见状,心里跟明镜似的。

    果然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特别轻易就将情绪写在脸上。

    看到君璟钊脸上的茫然,她将那个当年被苗疆少女顺走的玉佩拿出来。

    “这是不是你的?”

    “这怎么会在你……”君璟钊话语一顿,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手中的玉佩。

    这块玉佩是当年他带在身上的,他一直以为它被自己弄丢了。

    她是不可能有自己的玉佩,所以……

    “果然是她!”君璟钊将玉佩接过来,喃喃自语。

    月云歌对种蛊解蛊的方法不是很熟练,为避免出问题,她拿着蛊虫研究了半个时辰,才开始帮他解蛊。

    以蛊治蛊的道理和以毒攻毒的道理大径相同,但唯一的问题就是前者比后者复杂。

    按照平生所学所知,她将苗疆少女所给的针蛊种到君璟钊身上。

    “啊——”

    君璟钊忍不住大吼,全身紧绷,手上的青筋暴起。

    这种消失了两年、让他痛不欲生的感觉又来了,比那几个月忍受的还要痛苦。

    要不是月云歌将他的心脉和穴位给护住封住,现在的他可就要疼得咬舌自尽了。

    看着备受折磨却没办法缓解的君璟钊,月云歌眼睛酸涩,她最见不得人因病痛苦。

    “忍住,坚持下去。”

    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

    种蛊不简单,但不痛苦,可当蛊虫钻进身体,开始和原先的蛊虫在血肉里争斗的时候,那种疼痛可就像有人拿刀子在你身上剜肉,一下又一下。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君璟钊躺在床上无力地大喘气,目光涣散,全身麻木不仁。

    月云歌一刻都不敢大意,目光紧紧盯着在他皮肤底下活动的蛊虫。

    若是这蛊虫有钻入心脏或者大脑的驱使,必须用银针封住其去路,将其引导至别处。

    “吼!”

    君璟忽然脸色大变,全身剧烈颤抖。

    紧接着月云歌就看到蛊虫正从他脸上的皮肤钻过,似有朝大脑去的趋势。

    糟糕!

    月云歌连忙捏起银针,迅速封住穴位。

    可不曾想那蛊虫竟然如此精明,还知道绕道而行,钻了空子。

    真是该死的!

    她也不知道竟然会有这样的情况,现在没办法,只好强行将蛊虫给引出来了。

    可要用什么来引呢……

    念头至此,月云歌想到今日找蛊虫时的一幕。

    血!

    对,她的血。

    蛊虫似是很喜欢她的血。

    想到这里,月云歌从空间拿出匕首,在自己的掌心轻轻划了一刀,鲜血瞬间溢出。

    疼得意识模糊的君璟钊还是瞧见了这一幕。

    他不知她在做什么,他想阻止,但他现在只要一松牙口,就会疼得想咬舌头。

    只见月云歌将溢出来的血滴到君璟钊的嘴里,随后是嘴角处,紧接着一点一点往外。

    她不确定这样能不能将蛊虫引出来,但这的确是她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所幸这办法有用,蛊虫真的就通过他的皮肉爬出口中,一点点顺着她的血迹蠕动。

    君璟钊也支撑不住得晕了过去。

    趁此机会,月云歌从空间拿出化尸水。

    这可是能连尸体都化成血水的,一条蛊虫更是不在话下。

    小烟雾升起,蛊虫在她特制的化尸水下化成黑水。

    见状,月云歌顾不上给自己包扎,先是给君璟钊检查,随后喂他吃了补气血的药,还扎了几针,她才长长松了一口气,瘫坐在椅子上。

    接下来他只要好好调养身子,按期按照她的办法做复健,不出一年肯定能重新站起来。

    月云歌单手撑着脑袋,疲倦地闭着眼睛喊道:“来人……”

    吱呀一声门开了,月花和月月走进来。

    “王妃。”

    听到声音,月云歌愣了一下,睁眼摇首道:“男女有别,你们还是黄花大闺女,你们帮我去找九皇子的近卫过来,替九皇子收拾一下,换上干净的衣物。”

    因为蛊虫在皮肉争斗,他的皮肤破了不少地方,血都染红了衣裳。

    这话让月花二人怔住了:王妃这是为她们考虑?

    不得不说,她们的内心充满暖意。

    片刻后。

    “王妃,属下们已经将九皇子的衣服换好了。”

    月云歌点点头。

    这件事已经解决了,接下来就还有别的事要做。

    “现在他还不需要用药,就让他好好休息,我还有事就先走了,等晚上才回王府,你们仔细照看,有什么问题就去城北的济世堂,我在那里。”

    “是!”

    交代完,月云歌带人离开竹园。

    回到听云阁,她才知道君若言这小子抱着小白在客房中呼呼大睡。

    来到君若言熟睡的厢房,见到没有关门,她疑惑地问丫鬟:“十二皇子醒了?”

    “回王妃,十二皇子还在睡。”

    “可这门……”

    丫鬟连忙解释:“十二皇子说开着门睡,这样就能知道您什么时候回来了。”

    闻言,月云歌迈腿走进去,看着软塌上蜷缩着的少年,她不由得叹息:越儿失智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如今她救了君璟钊,就又多了一个皇子夺嫡,到时候硕南王府肯定会成为宫中皇子优先出手针对的。

    现在尚且没有什么事,但狗男人和赫连承二人都不快点回来,到时候她就招架不住了。

    “皇嫂?”君若言眯着眼睛坐起来,睡眼惺忪的模样甚是可爱。

    “醒了?”月云歌走过去。

第199章:以蛊治蛊(第1/3页)

正在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