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别来无恙

    “哦,是么?”穆宗转过头,将目光投到李落几人身上,见一众人有男有女,微微吃了一惊。> ≧≯

    突地眼神一凝,盯着李落,半响,狂笑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哎,可喜,可喜,哈哈。”

    李落见木萧下几人俱都望向自己,萧索一笑,长身而起,望着穆宗,轻声说道:“朔夕一别,穆帅别来无恙?”

    “无恙,无恙的很。”穆宗神色甚是玩味,翻身下马,走到李落身前丈外,抱拳一礼道:“大将军近来可好?”

    李落瞧了一眼身上破碎的外衣,端还夹杂着不少沙土,苦笑一声道:“算不得好。”

    穆宗哈哈大笑道:“大将军怎么到了西域也不告诉本帅一声,本帅可是早就备好了酒宴,就等大将军能赏脸呐。”

    李落轻轻一笑,道:“我来西域,只是为了些俗事,怎好打扰穆帅,穆帅不是在平沙谷么,怎么会来这里?”

    “本帅来这里也是为了一些俗事,话说回来怪不得今天起来本帅眼皮一直在跳,原来是有喜事,大将军看样子俗事是办完了,那就同本帅一道回去拜火,本帅要好好款待款待大将军,这次大将军可不能推辞了。”

    李落默然无语,穆宗笑语颜颜,只怕是去也得去,不愿去也得去了。

    楚影儿三人起身,立在李落身后,静静看着穆宗和他麾下的数百精兵良将。

    四人虽说神情狼狈,只是一如朔夕城外一般,清清淡淡,纵有千军万马兵戈相向,也自有一股华贵之气。

    穆宗眼中厉芒一闪,随即隐去。

    便是这种平淡如无物的神色让穆宗心中难安,朔夕一别,穆宗时常在梦中惊醒,所忆者便是李落通透世情的双目,虽说身后除了楚影儿外换了两人,气度却仍是一如既往,惹得穆宗寝食不得安宁。

    老者嘴中苦,没想到李落几人亦是身份显赫之人,只看穆宗须得下马相迎,便知李落的名头怕也是不弱于穆宗。

    倘若两人真是知交好友,此次难以全身而退了。

    老者偷偷看了看穆宗身后的数百骑兵,军容鼎盛,穆宗说话之际,将士不时打量四周,若是老者稍有异动,恐怕会有杀身之祸。

    李落展颜笑道:“穆帅盛意拳拳,李落怎能辜负穆帅美意,不过我尚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穆帅相助。”

    老者听罢,吓得肝胆俱裂,眼前这个颇显狼狈的少年竟然是大甘赫赫有名的李落,牧天狼纵横西府,不过年余,便破了在西域不可一世的西戎羯罗,李落和他的牧天狼大军之名早已响彻了西域内外,即使远在长天山,也多有所闻。

    穆宗双目一张,讶声问道:“什么事?”

    “场中诸人俱是我的相识,还望穆帅空出几匹战马来,让我的这些朋友早日赶回大甘。”李落轻轻一礼,和声说道。

    “我当是什么事,小事,小事,既然是大将军的朋友,那就不必见外,和本帅一起去拜火吧,要不然传出去还以为本帅慢待了大将军的好友,岂不是惹人笑话。”穆宗大手一摆,殷勤说道。

    李落淡淡一笑,接道:“不必叨扰穆帅,他们各有要事,不像我这般清闲,还请穆帅玉成。”

    穆宗神色不变,呵呵笑道:“可惜,可惜,大将军的朋友都是人中龙凤,本帅难得相识,憾事,憾事,既然大将军这么说,我也不强留了,一会本帅让手下将士留几匹战马,再留些清水干粮。从这里赶回大甘可是要走不少路啊,西域道上不太平,还要小心些。”穆宗和颜悦色的说道,看似诚心诚意,真假难辨。

    李落道了声谢,突然木萧下插言道:“穆将军既然为木括宝藏而来,就要这样回去了么?”

    穆宗似笑非笑道:“那是当然,小小一个木括宝藏怎能抵过他乡遇好友。”

    “哦,这么说穆将军也不想知道木括宝藏在哪里了?”

    穆宗神色一凝,沉声问道:“你知道?”

    木萧下哈哈一笑道:“自然知道,我刚从那里出来。”

    “在哪里?”穆宗急急追问道,老者也留神聆听,深恐错过了只字片语。

    木萧下诡谲一笑,直言回道:“就在你我脚下。”

    “什么?就在这里?”穆宗一喜,连忙问道。

    “不错,昨夜震动,便是我等出来时宝藏库府中一间石室塌陷引得沙崩而致。”

    穆宗眼中神色数变,长笑道:“好,遇到大将军真是喜事不断,看来本帅此次抽身来西域是来对了。”

    流云栈站起身,望着李落,霁颜说道:“李将军,我也想去拜火看看,不知能否一起去呢?”

    李落一愣,轻笑一声,微微摇了摇头,流云栈双目一眨不瞬的望着李落,却不曾有半分动摇。

    太叔古哈哈一笑,朗声接道:“不错,来了西域,若是能去拜火瞧一瞧,也不枉走这一遭了。”

    李落心中一暖,刚要说话,只听远处又传来一声大笑,力透云霄,声如洪钟:“说的好,穆帅如此美意,我们怎能错过。”

    穆宗脸色一沉,遥遥望着话音传出之地,楚影儿和冷冰却是暗自松了一口气,李落一怔,随即浅笑出声。

    百余骑沿着话音传来之地疾驰而至,人数只有百人上下,身穿布衣,做行商打扮,但气势如虹,锐不可当,潮鸣电掣之际已来到了众人近前,比之穆宗率部有过之而无不及。

    领将打马踏前几步,翻身下马,快步走到李落身前,深深一礼道:“末将来迟,还请大将军恕罪。”气宇轩昂,竟是牧天狼副帅云无雁。

    李落扶住云无雁行礼之势,笑道:“云将军,你怎么来了?”

    还不等云无雁回话,身后马上一将笑道:“挂念大将军,我们就出来接你啦。”

    李落抬头望着略微有些玩世不恭的年轻将领,笑了起来:“呼察将军,你也学我一般偷懒了么?”

    呼察靖哈哈大笑,并未下马,与穆宗麾下将士遥遥相对,抱拳一礼,沉声喝道:“末将呼察靖来迟,大将军恕罪。”(未完待续。)8

    </br

第二百九十二章 别来无恙(第1/3页)

正在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