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梁时月 第四十四章 以小博大,紧张刺激

    饶是赵祯这样的好脾气,这时候的脸色都有点阴沉。

    一直关注着赵祯神情的陆垚,被赵祯的脸色给吓坏了,难道自己交税还是已经错事吗,还是说自己每年交六万贯的税在赵祯的眼里有点少了?

    没想到赵祯看上去平和的面容之下隐藏着饕餮的内心。

    赵祯发现陆垚的理解能力有些问题,这种暗示他不懂,那就再换一种说法试试。

    赵祯轻咳两声说道:“你看朕的福康公主怎么样?”

    当陆垚听到赵祯的这个问题时,汗毛竖立,这个皇帝不会想让我娶公主吧,北宋这个时期尚公主可不是一件好事情,你娶公主可以有一辈子的荣华富贵,不过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永远不能做官,一辈子混吃等死就好了。

    或许这是后世男人一辈子的梦想,都知道软饭很香,不过陆垚他是穿越过来的人啊,好不容易过来一趟,怎么也要弄出一番功绩出来吧,最少也要青史留名不是。

    我陆垚穿越到宋朝就为了混吃等死?你太小看我陆垚,这公主绝对娶不得。

    陆垚‘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哀求道:“官家万万不可啊!我与韩尚书的女儿青梅竹马,几日前又重新订上了婚约,我可不能对不起她,我和她也是真心相爱的。官家你也不愿意看到我们两个有情人就此生离吧!”

    赵祯:“……”

    赵祯觉得陆垚的戏真的是太多了,就不能等我把话说完嘛。这话又一半卡在脖子里有点难受啊!

    “陆二郎,你且先起来,不用行此大礼。”

    “陛下你不答应臣,臣便长跪不起。”

    赵祯:“⊙▂⊙ !!!”

    “朕说的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朕是想说,福康是最疼爱的女儿,去岁只做过一件新衣,今日穿的衣服还是前年的旧衣服,就算蜡烛、香皂这些日常用度的物品都需要向你去讨要,朕这个父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陆垚依旧是跪在地上不起,赵祯说来说去还不是钱的问题嘛,这和之前说的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还不是想让我多交点税。

    主要是陆垚这个时候还分不清国库和内帑的关系,他以为国库的钱就是皇帝的钱,皇帝可以随便拿来用。

    其实国库里的钱只能用于国家大事,而皇宫中的用度和皇帝自己的花费就要皇帝从自己的内帑中拿。

    赵祯说了这么半天无疑是对牛弹琴。

    他们两个人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面。

    见陆垚楞在原地不说话,赵祯叹了一口气,还是直说算了吧,这样说话他也很累,“唉!即使二郎你交的税钱再多,那也只是收归国库,用不到宫中的用度中来。”

    赵祯说出这句话自己都觉得脸热,将脸撇到一边不去看陆垚,这是明摆着向陆垚要钱啊!

    他这张老脸也有些挂不住。

    陆垚终于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情,敢情这朝廷的钱还分两个部分了,难怪自己一直说交税,赵祯的脸色越难看。

    这事情放在自己的身上也不乐意啊,就好比一大堆的钱放在你面前你只能看着却不能用,这多么糟心。

    如果钱给得越多,他会越恨这个给钱的人,都知道我用不着了,还堆这么多在我面前干嘛,是不是想找打了。

    思念通达的陆垚一身轻松,起身坐在椅子上,摇头叹息道:“确实如此,福康公主乃是我大宋明珠,怎么能不让她绽放出她应有的光芒。臣不才,愿意用所挣得利润的三成为宫中用度。”

    赵祯长舒心中的一股郁气,这货终于明白了,平日和那些大臣们和稀泥也没有这般累。

    “不知道二郎还有什么生意可做?”

    赵祯是嫌几万贯不够多啊!

    几万贯看似很多,可是皇城这么大,就算是节衣缩食每天的花费也不在少数,这几万贯砸到皇城中最多就能听上一声水响。

    赵祯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陆垚身上了,如果陆垚能弄出来十多个生意来,每个生意的分成都能分到三四万贯的分红,一年几十万贯,宫中就能过上比较好的生活了。

    陆垚犹豫道:“生意是有,不过想要瞬间就有收益的便很少,大多数都是前期进行投资,后两年才能见到收入。”

    赵祯有些着急,他就是要近期能赚钱的生意啊,他内帑都快见底了,再不弄点钱过来,他这个皇帝都快要吃不上饭了,能不着急嘛。

    赵祯问道:“就没有快速挣钱的生意吗?”

    当然有啦!都写在刑法里面了,这些事情陆垚可都不敢干啊!

    其他事情都犯法,不过像赌钱什么的好像在宋朝不是犯法的,这倒是个挣钱的生意,就不知道赵祯能不能同意了。

    “臣倒是有个主意,不知道官家知不知道什么叫做‘以小博大,紧张刺激’!”

    “以小博大,紧张刺激。是个什么说法!”赵祯很好奇,莫不是能挣大钱不成。

    陆垚就详细地将后世的彩票的机制和赵祯说了一遍,什么七色球,五色球,还有三选一之类的都说了一遍。

    说完,赵祯很疑惑地看向了陆垚,“二郎你确定这真的能挣钱而不是亏钱,两文钱数字全中就能获取五百贯,差一个数字也有三十贯,如果中的数字多了,那岂不是要亏很多钱,一张票才卖两文钱,一共才能有多少钱?”

    陆垚浅浅一笑,只怪赵祯不明白其中的奥妙。

    七色球的概率可是一千七百万分之一啊!就算全汴梁的人全都来买,顶多只能中一个。

    收入可是三千四百贯,就算上所有的中奖者,这奖金顶多一千贯,剩下两千四百贯都是挣的,这就是躺着挣钱。

    而三选一看似中奖几率大,那挣的钱可是没数的,只要是有人买,按概率来说他们都会挣到销售额的三分之二。

    而这种事情又不影响民生,才两文钱而已,一个烧饼的钱,所有人都付得起。

    “正是因为世人都是官家这样的思想,所以我们才能挣到钱。”

    这其中的弯弯绕绕赵祯是不懂的,他知道能挣钱就行,不过能挣多少钱才是赵祯担心的问题,“不知二郎的这门生意,一年能分到内帑多少钱?”

    彩票的利益太高,陆垚可不敢占有太多的份额,如此积攒钱财的能力,就算赵祯在看好他也不行,他打算自己占两成,剩下的八成全给赵祯,这样你也不嫌我钱多,而且这么钱怎么也能堵住赵祯的嘴。

    陆垚伸出一只手掌喊道:“三十万贯。”

    赵祯有些坐不住了,三十万贯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一个小钱啊!他还没看过自己的内帑有过三十万贯。

    “当真是一年三十万贯?”赵祯语气急促地问道。

    陆垚摇摇头说道:“不是一年,而是一月三十万贯的利润。”

    “什么?”赵祯更加坐不住了,一月三十万贯那一年是多少?那可是三百多万贯,相当于朝廷一年税收的二十分之一。

    这么多钱,赵祯感觉他仿佛处在钱海之中,一切都是金钱的味道,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不过他有个疑问,这个生意真的有这么赚钱吗?会不会是陆垚这个小子为了哄他开心估计往大了说的。别到时候陆垚一月只能拿出来几千贯来,那岂不是白高兴一场。

    收拾自己的情绪,赵祯忽然板上了脸,“陆二郎你若是一月拿不出三十万贯的钱来,可知道欺君的下场。”

    陆垚就知道赵祯不相信他的话,笑道:“请陛下放心,就算没有三十万贯也至少能有二十万贯,官家若不是不信,下月的今日我便拉着前来给官家您看,您也知道我陆家可没有这么多钱,所以我如果能拿来这么多钱,肯定都是挣来的。”

    赵祯点头说道:“朕且信你一回,能不能成?一月的时间就能见分晓,这个时间朕还是能等得起的,就不知道二郎需要朕帮你些什么?”

    赵祯觉得自己肯定也要拿出点什么东西来入股,不然白拿这些钱有些愧疚。

    “别的不需要花费什么,就需要一个好一点的店面位置,最好是处在闹市,交通方便,这样看的人会多些,买的人也就会多。”

    “这不是问题,朕立刻就写上一份手书,让景休给你一座店铺。”

    得了赵祯的手书之后,陆垚马不停蹄地来到了曹府,连自己家都没回。

    曹佾知道赵祯找到自己肯定是没有好事情发生,在家屁股还没有坐热,陆垚就上面来要楼来了。

    官家要你还能不给?曹佾给了一座地位最好的店铺给了陆垚,就这个店铺他要卖最少一万贯。

    陆垚又问了曹佾工厂的情况。

    曹佾说酒厂还差了一些,不过造纸厂建起来比较简单已经完成了。

    真是天助我也。

    陆垚和曹佾两人来到了苏县。

    现在的苏县和之前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在汴河旁已经建起了一片工厂,很有很现代化的气息,这都是陆垚要求做的。

    对于工厂的建设,陆垚还是很满意的,曹佾不愧是著名的资产家,办事的效率就是不一般。

汴梁时月 第四十四章 以小博大,紧张刺激(第1/3页)

正在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