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章 宗室的态度

    林昭回到长安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政事堂的宰相黄笙,便一直在崇仁坊越王府,等着林昭回来。

    同时,丹阳大长公主,也派了人在越王府候着,等候着林昭返回长安。

    这位大长公主,刚死了大侄子,现在原本要即位的侄孙,眼见也要被废黜,她这个宗室之中辈分极高的大长公主,当然要找林昭林昭了解情况。

    更重要的是,她的夫君齐师道,也参与进了这件事情当中。

    她必须要跟林昭沟通沟通。

    而皇后娘娘,就是大行皇帝李沅的皇后。

    她找林昭,就更简单了。

    大行皇帝病逝,朝廷想要废黜储君,理论上说需要她这个太子的母亲以及宗府一起决定。

    然而事实上,太子李炎,并不是这位皇后娘娘的亲儿子。

    李炎是长子,但并不是嫡子。

    如果不是因为李炎平叛有功,再加上找了王甫做老丈人,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成为储君的。

    因此,这位皇后娘娘对于废黜太子,估计没有什么意见。

    因为……她是有亲生儿子的。

    她的儿子,也就是大行皇帝的嫡子,理论上来说,太子一旦被废黜,有资格登上帝位的,便是这位皇后娘娘的儿子。

    唯一的瑕疵就是,她的儿子还太小,到今年也才未满十岁。

    因此,这位皇后娘娘也迫切需要见到林昭,想要通过林昭,把她的的儿子捧到帝位上去。

    至于政事堂要找林昭的理由,那就更多了。

    现在因为平卢军与河东军动武,长安城里乱成一片,很多事情都需要林昭这个军头点头,不然便什么都办不成。

    林昭回到长安之后,并没有着急回家,而是来到了永兴坊的丹阳长公主府。

    林昭亲自登门,长公主府的人连忙把他请了进入,然后急急忙忙的通报大长公主。

    大长公主知道林昭登门之后,也顾不上梳妆打扮,简单换了一身衣裳,便来到前院迎接林昭。

    林昭见到了长公主之后,上前微微欠身,开口道:“见过姨娘。”

    长公主站在林昭面前,看着眼前这个依旧可以算是年轻人的越王殿下,神色很是复杂。

    “难得,你还肯叫我一声姨娘。”

    林昭抬头,对着大长公主笑了笑:“姨娘看得起我,我自然是要叫的。”

    长公主侧过身子,轻声道:“外面说话不像样,去屋里说话罢,我让人给你备些酒菜。”

    林昭点头,跟在大长公主身后,进了公主府的偏厅。

    偏厅里,摆了几张矮桌,林昭在其中一张矮桌后面落座,然后看向大长公主,开口道:“在路上的时候,便听说姨娘寻我,因此进了长安之后,我连家都没有回,便直接到姨娘这里来了。”

    林昭轻声问道:“不知道姨娘寻我,所为何事?”

    大长公主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她放下了手中的杯盏,看向林昭:“我就是想问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声音中带着一些愠怒。

    “有什么事情,可以放在朝堂上去说,干什么直接动手?我派人去布政坊看了,好好的一个布政坊,被打了个稀烂,现在布政坊里挂满了白幡,哭声处处可闻!”

    林昭低头喝了口茶,然后抬头看向长公主,默默的说道:“姨娘,王甫勾联刺客弑君。”

    “这件事,您应该是知道的。”

    林三郎面色平静:“这种大逆不道之辈,连齐师叔也不能容忍,因此决定与我一起铲除奸佞,然而贼人在长安树大根深,所以不得不行此下策,目的是为了将叛军驱赶出长安,免得这些贼人将来在长安作乱,造成更大的伤亡。”

    说到这里,林昭顿了顿,继续说道:“可能因为事情紧急,齐师叔才没有与姨娘说清楚。”

    大长公主跪坐在林昭对面的矮桌后面,她看向林昭,仍旧皱着眉头:“那接下来呢?废黜太子之后,三郎你…打算立谁做新君?”

    林昭摇头。

    “姨娘这句话说错了。”

    “立谁做新君,绝不是我一个人可以说了算的,这件事要齐师叔回来,再加上政事堂的宰辅们,以及宗府的元老们一起商量,才能商量出一个结果。”

    大长公主看向林昭,咬牙道:“他们商量有什么用?”

    “他们商量的人,三郎要是不满意,无非是今日之事重演一遍而已!”

    林昭苦笑摇头:“姨娘,王甫若是没有弑君,以齐师叔的性格,如何会与我站在一起?您放心,今日之事,不出三天时间,我就可以拿出太子勾联王甫弑君谋逆的证据,给朝廷,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他?”

    长公主暗自咬牙,低声道:“他是被师恩蒙了心智!”

    “三十多年了,他心中一直惦念师恩,耿耿于怀,你…你…”

    长公主看向林昭,忍不住说道:“你生得与郑相又很是相像,难免他不会受你的蛊惑…”

    “至于罪证…”

    长公主别过头去,不再看向林昭。

    “没了王甫,你想要什么证据弄不出来?”

    林昭闻言,微微叹了口气:“殿下非要这么想,那我无话可说。”

    他看了长公主一眼,默默站了起来,对着长公主拱手行礼:“殿下,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忙,少陪了。”

    说罢,他便转身离开。

    长公主回头,看了看扭头远去的林昭,神色复杂。

    林某人刚走出长公主府的偏厅,准备从正门离开,迎面就碰上了匆匆赶来的齐府君。

    齐宣见到了林昭之后,连忙伸手拉着他的衣袖,苦笑道:“几位宰相找你都要找疯了,黄相甚至亲自在越王府等你,你回长安不回家,怎么跑到我家里来了?”

    林昭看到满脸焦急的齐宣,哑然一笑:“我听说长公主有事情找我,所以回来之后,便到这里来与长公主解释。”

    听到这句话,齐宣扭头看了看自家偏厅一眼,然后拉着林昭的衣袖,朝外走去。

    “我母亲又不在朝堂管事,先不急与她解释。”

    他一边拉拽林昭,一边说道:“现在长安城不知道多少事情,需要你去做,你快与我进宫去!”

    林昭被他硬生生拉出了长公主府,这才苦笑道:“齐兄,长安城又没有着火,没必要这么着急,有什么事情,咱们慢慢来。”

    齐宣停下脚步,没好气的看了林昭一眼。

    “今天一天,只布政坊的事情就让我京兆府忙的焦头烂额,失火走水的地方也不在少数,你这个始作俑者,却还在这里说风凉话!”

    “快进宫去罢…”

    他拉着林昭,语气有些无奈:“几位宰相,已经等你不知道多久了!”

    

第八百一十章 宗室的态度(第1/3页)

正在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