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火夫十三了解下

    “321,回到异界,宁梓溪便真正是我的主人了,我将随她一起成长,若是那异界不毁,我们再一起吃好吃的。”

    “123,你若真认她为主,她死你也死。我们,或许还有其他方法,”

    小黑学着宁梓溪挑了挑眉,

    “我信她,大不了一死,不是还有你吗。”

    “123,你.......”

    小黑摇了摇头,坚定的看着321,

    “叫我小黑,我叫小黑。”

    321一愣,看着小黑满是希望的模样,目光一柔,

    “好,小黑,我相信你可以的。”

    小黑重重的点了点头,又说了几句话,看着宁梓溪进入梦乡,学着古人手势向321告辞。

    321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小黑离开的背影,眼神满是狠意,心中默念,

    一切有我,绝对不会失败的。

    虚空中,小黑第一次将自己神体展露,神明般的面容让人一见难忘。

    看着睡梦中的宁梓溪,小黑轻笑,

    若是将宁梓溪扔进战场,定是会想方设法逃走,她的性子可不是吃亏的主。

    小黑将手放在宁梓溪额前,念着咒语,

    用自己所有神力换来宁梓溪在战场上不可逃离,

    算上强行半解主仆契约失去的神力。

    这一次怕是真的成了小黑了,小黑用着最后一丝力气将宁梓溪扔进几十年前的战场,

    嘴角微勾,陷入了沉睡。

    “醒醒,醒醒,十三,起床了。”

    寅时三刻,一群人悉悉索索穿好衣服,下了床。

    看着床上睡得满是哈喇子的十三,那人叹了口气,拿着一旁的衣服将十三包住,拖出了屋子。

    一股冷风袭来,十三被吹的一激灵,猛的醒来。

    看着眼前的地方,瞳孔放大,

    白皑皑的雪地映入眼前,一个个圆形帐篷耸立在四周,

    月光还没散去,衬的对面的山林有些瘆人,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动物叫声让人心中一紧。

    冷风呼呼的刮,刮的人心凉。

    十三,不,宁梓溪看着身边的一切很是惊异,自己这是再次穿越了。

    身体中的主仆契约不曾消散,呼唤多次小黑也杳无音讯,脑海中是一点这个身体的记忆都没有。

    不过,

    这风是不要命的吹,要冷死人的节奏。

    宁梓溪低头看着身上披着的衣服!?

    宁梓溪翻看手上的衣服,又硬又厚,仿佛麻袋开了俩个孔的材质。

    这是什么衣服,

    冷风再次袭来,宁梓溪打了一个冷颤。

    想这么多干嘛,能挡风就行。

    宁梓溪三两下将这“麻袋”一套,

    呼~,总算不那么冷了,这衣服丑是丑了点,还挺挡风。

    宁梓溪低头看着衣服,还算满意,

    到是脚上的这双鞋,有些眼熟,不细看,跟高统靴一样。

    等,等会儿,

    高统靴!

    宁梓溪看着这靴子,再次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

    雪,帐篷,马鸣声,

    宁梓溪咽了咽不存在的口水,这里是,军营。

    自己竟然穿成了个骑兵,

    是男是女来着,

    看着没人,宁梓溪搓了搓手,朝下面摸去,

    “十三,醒了就赶紧过来,站那干啥。”

    一个浓眉大汗从屋内冒出头喊了一句,又麻利的闪进了屋子。

    宁梓溪的手是上也不合适下也不合适,悻悻的收回,揉了揉鼻子小跑进了屋子。

    一进屋子便看着刚才喊自己的大汉在烧着火,其余的人也各忙各的活计。

    宁梓溪看着这些人和自己一样的靴子,有些不懂,

    什么时候骑兵还要烧火做饭,这是自己给自己加个早餐?

    “十三,愣着干嘛,快把那豆子拿雪搓一搓。”

    毫无记忆,宁梓溪只能带着疑惑蹲在地上拿雪搓着黄豆。

    豆子大小不一,有的还发黑,宁梓溪将这些发黑的豆子一个个找了出来,扔在一旁。

    勉强有一半可用,这才用雪搓了起来。

    嘶~,好冰。

    黄豆的不规则,配上雪水的冷冽,寅时的双手格外敏感。

    才搓了一把,宁梓溪就不想动手了。

    眼前还算好的黄豆还有一盆,这样搓完,估摸着手都没了。

    宁梓溪皱巴着脸,这可不行。

    看着喊自己的大汉添着柴火优哉游哉的模样,

    宁梓溪挑了挑眉头,

    有了。

    宁梓溪看着另一个木盆空闲着,将黄豆分给另个木盆一半。

    从地上抓了好多雪混在其中,拿出木棍开始搅动。

    搓是雪和黄豆摩擦,这样也是雪和黄豆摩擦,

    这样还不伤手,啧,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十三,你在干什么。”

    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汗走了过来,看着地上的豆子心疼的摸了摸,赶紧捡起放在怀中。

    宁梓溪看着被自己扔掉的豆子,这人这么心疼,

    很是不解,

    扔掉的黄豆不是只有一点黑,是干瘪只剩一点黄色,宛如羊屎的模样,

    这要是不扔,怕是要吃坏人。

    周围的人看着地上的豆子也立马放下了手中的伙计,蹲在地上一起捡了起来。

    依然不明所依,宁梓溪微低头跟着这些人一起捡了起来。

    “十三,你才来两天,不知道这豆子的重要,我们不怪你,下次再有活,你干就好了,不要在扔了,这可是救命的东西。”

    宁梓溪赶紧点了点头,捡豆子的速度更快了。

    目光一闪,

    这身体才来两天,想来自己干些什么不会存在被他们怀疑。

    至于这豆子,宁梓溪皱眉,还是不懂为何重要。

    很快豆子被捡干净,宁梓溪被满脸胡子的大汉安排去烧火了。

    刚才喊自己的大汉还在烧着火,看着自己到来,拍了拍马凳,笑着说到,

    “十三,赶紧来暖暖。

    你才来几天,还不适应这天气,可不能冻着,染上风寒就不好了。”

    宁梓溪点了点头,三两步到了大汉身边。

    “怎么样,虽然火头军早起晚睡,但是吃饱喝足一点不难,比你去当个步兵好的不是一星半点。”

    火头军!

    火夫,

    宁梓溪看着脚下的靴子,

    这鞋不是骑兵特有吗,

    那大汉随着宁梓溪的目光,也看向了靴子,了然一笑,

    “别想了,别以为穿个这靴子你就能当骑兵了,要不是将军看我们辛苦,特意每人给了这么一双鞋,估计着这个冬天脚又要烂了。”

    大汉看着宁梓溪魂不守舍的模样,叹了口气,

    “就你这小身板去了战场也是送人头的,不要在想那些有的没的,你添火,我去帮着洗菜去。”

    宁梓溪看着眼前的灶台,抹了一把脸,

    轻笑一声,

    自己竟然穿成了个火夫。

第一章 火夫十三了解下(第1/3页)

正在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