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事端起-尾声(下)

    徐恒离开了,带着董天阔离开了,本来刘峰是要追过去的,只是却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拦了下来。

    刘峰听了那个声音,严阵以待,持刀而立,警惕地看向不远处缓缓走近的人影。

    “是谁?”刘峰的声音冰冷,严肃,又带着些许的质疑。

    刘峰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在哄骗自己,但是他能感知到到对方的气息,一共四个人,三个很强,一个很弱,而那个很弱的气息,正是祁连玉的。

    刘峰眉头一皱,他不知道祁连玉是怎样落入到对方的手中的,但是事实便是如此,祁连玉竟然真的在他们手里。

    “祁公子怎么会在你们手上?”

    楚慈没有直接回答刘峰的话,而是盯着刘峰看了一会儿,然后对他问道:“不管如何在我们手上,你要知道,咱们的目的应该是同一个。”

    楚慈对此很有信心,从现场的情形来看,眼前这位突然现身的五名高手,应该是和自己的目的是一样的,那便是保护祁连玉。

    “不管你为什么人卖命,你告诉对方,祁连玉的命,衙司都府保下了。”

    楚慈的声音在满是灰烬的夜里回荡着,一旁银钩赌坊的火也已经快被扑灭了,偶尔坍塌下来的架子,在余烬中“咔咔”作响,似乎在诉说着,这里曾经的遭遇。

    刘峰对方的话,尤其是听到“衙司都府”这几个字的时候,眼睛突然微眯,然后盯着对方,因为之前对方的位置,刚好有火光映衬着,自己完全看不清对方相貌,仅仅能看清一丝轮廓,而此时火光逐渐熄灭,对方的样貌也渐渐地显露了出来。

    刘峰这时候才认出对方的身份来。

    “小梁王······”刘峰心中暗自心惊,他当然听孔旭孔大人说过小梁王与衙司都府的关系,也知道衙司都府在皇室中的地位,所以刘峰自然不敢造次,便对对面的小梁王,很是恭敬地抱了抱拳,然后短刀归鞘,潇洒地转身便离开了。

    这刘峰知道了楚慈的身份,自然不会在这里多做停留,而是连夜赶着马车回到京都府,向那位大人复命去了。

    此时暂且不说,单说刘峰就这样有些莫名其妙的离开之后,留下了三个半人(祁连玉算是半个人)在原地面面相觑。

    “莫非这人识破了大都司的身份?”莫迪在一旁好奇道。

    楚慈看着刘峰离开的方向,久久不语,然后似是想到了什么,然后神秘地一笑,便转身对着莫迪说道:“哪里是识破了我的身份,这一看便是因为咱们衙司都府的名气大,被吓跑了的。”

    莫迪还有一旁的陆青对于楚慈这个近乎于自恋的答案嗤之以鼻,根本不相信这个偶尔有些不着调的大都司说的话。

    “大都司······”一旁的陆青突然说话了,似乎很是为难。

    楚慈看着陆青,然后问道:“什么事儿?”

    “我想回合州一趟,这次唐氏一门在临清府出现了,我想回百晓堂和父亲说一声。”陆青的态度很是坚决。

    楚慈虽然不知道这唐氏一门,和百晓堂之间的恩怨,但是却能从陆青的话语中感觉到当年事情的重要性,便点了点头,然后对陆青说:“什么时候走?”

    “现在。”

    “把小玉交给莫迪,你走吧,”楚慈想了想,然后接着对陆青说道,“如果那里有什么麻烦,就让人来京都府找我。”

    陆青点了点头,将祁连玉交到了莫迪的手中,然后向两人道了别,便转身离开了这里。

    楚慈看着陆青离开的方向,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冷风吹拂,一股浓重的烟灰的味道,冲进楚慈的鼻子中,让他感到极为的不舒服,而随着银钩赌坊里的火被渐渐扑灭,外面救火的人的嘈杂声,逐渐弥漫在空气里。

    莫迪担心两人的行踪被他人发现了,便不好脱身,便向楚慈提醒道:“大都司,咱们是不是也应该离开了?”

    楚慈看着此时满地的狼藉,尤其是当他看到在墙角处被祁连玉摆放整齐的两具尸体,楚慈自己心中莫名有些酸楚。

    其实他的目的只是引出灭杀祁家庄,袭击祁连玉的背后黑手,本来自己以为这件事情是可以在自己的掌控之中的,只是谁知道,不仅超出了自己的掌控,还搭上了祁连玉可能仅剩的两个亲人的性命。

    楚慈满是愧疚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喃喃说道:“小玉,对不起。”

    莫迪在一旁不知道楚慈在想什么,但是他知道两人再不走的话,便真的很难离开了,于是便有催促道:“大都司······”】

    楚慈挥手打断了莫迪,然后走向墙角的两具尸体,然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将两具尸体抗在了肩上,对莫迪缓缓地说道:“走吧,去城外,找个地方好生安葬了。”

    莫迪点头,便随着楚慈离开了这里。

    沉寂的街道,微冷的凉风,厚实的青砖的道路上,铺满了一层薄薄地黑色的燃烧殆尽的灰烬,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在不起眼的角落里,薄薄的灰烬下,同样也有一具尸体被人遗忘在那里,随着寒风吹过,灰烬飘散空中,那个原本被人忽视的尸体,竟然动了人,然后慢慢地爬起,似乎因为还没有适应现在的状况,而走路不稳,时不时地会脚下一软,摔倒在地,只是他并没有气馁,而是扶着一旁的墙体,然后缓缓地,艰难地,站起身来,继续向前走去,如果有人在他身边的话,一定会听到他的嘴里一直在嘟囔着同一句话。

    “祁连玉,杀父之仇,我与你不共戴天。”

    此人正是求祁连玉让他父亲活下来的三郎,只是他不知道的是,祁连玉到最后都没有做出选择,而他在晕倒的最后一刻,听到的那声音,其实是他的梦,他以为祁连玉会放弃祁松,而选择孟如楠,于是三郎在那一刻便听到了祁连玉选择了放弃祁松。

    于是三郎便理所应当地认为,自己父亲的死和祁连玉有着莫大的关系。

    三郎踉踉跄跄地走到了巷子口,终于因为自己体力不支而跌倒在地,冷风再次吹拂过三郎的身子,然后整个人的意识便开始变得模糊,他觉得自己有些累了,累到再也无法动弹一分了,于是他想要睡了,想要闭眼了,想要不再理会这里的一切了。

    就在三郎将要昏睡之际,迷迷糊糊之间听见两个声音,由远及近,然后来到他的身边。

    “大哥,这里有个人。”

    “嗯,好像还有呼吸,带回去,看看能不能救一下。”

    然后三郎的意识便渐渐地沉入黑暗,直至消失。

二十九、事端起-尾声(下)(第1/3页)

正在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