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男人的不方便告知

    男方那边,袁航和李大姐跟着陈列的车过来接人。

    俩人既是嘉宾,也是婚礼摄像,从男方那边就开始拍了,甚至路上都没有停下来,一直到了苏立林的院子,李大姐才再次出声提醒袁航,“光线构图!光线构图!光线构图!你一定不要忘了啊,路上我看到你没怎么注意这些!”

    袁航小声回应,“李姐,路上不用拍新郎新娘,架上机器就是拍,展现真实嘛。我这拍摄技术还被小苏死命锻炼过,按照她的要求拍,没一点儿问题,放心吧。”

    两人说着,旁边的大蛋二蛋穿着定制的同色系同款式小西装看着,双方视线交汇,袁航忽然兴起,把摄像头对准了两人。

    大蛋二蛋懵逼了一瞬,看着那黑洞洞的摄像头,紧张地脚趾抠地。

    啥情况啊?不是说这东西可以把人的脸和说话都拍进去,不叫他们乱说话的吗?

    现在为啥又对准他们了?

    “你妈结婚,你是什么心情?”袁航小声问两人。

    二蛋想挠头,想到自己头发上今天喷了摩丝,又按耐住了。他歪歪脑袋,不理解袁航为什么问他这个问题,“我妈结婚,难道不该问我爸什么心情吗?我又不是我爸,我不知道我啥心情啊。”

    他妈这个同事是不是傻?

    袁航忍笑,觉得这个效果不错,继续小声道,“你就说说你今天什么心情。”

    二蛋瞥了一眼正襟危坐的陈列,然后认真想了想,对着摄像头说,“妈,你和爸结婚了之后,会不会对我进行男女混合双打?”

    正襟危坐的陈列终于看向二蛋。

    二蛋不敢看陈列,又被盯得有些慌乱,就想补救,“我……我……我祝我爸我妈念念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有情人终成眷属,早生贵子,子孙满堂,堂——”

    后面想不出来了,他着急地去看哥哥,却发现哥哥正目视前方,压根不接收他发去的求救信号。

    李大姐笑得双肩抖动,捂着嘴,不敢发出声音。

    被袁航控制的摄像头也抖得不成样子,清了清嗓子,对准大蛋,见大蛋不转头,就戳了戳他。

    大蛋无奈回头,只好回答问题,“我今天心情很好,我弟弟心情也很好,我爸心情更好。”

    袁航等了一会儿,不见他继续说,才又说,“说说对他们的祝福吧。”

    大蛋停顿了一秒,话脱口而出,“祝我妈有钱花,钱花不完。”

    “你爸呢?”袁航快被这俩小孩儿笑死了,就想多说几句来打发路上的时间。

    大蛋:“……祝我爸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她的同事怎么这么没眼色,问问问,没完没了的!

    为啥不去问新郎官!

    袁航听完,觉得这孩子有些区别对待。祝福苏青湖的话,就很走心的样子,像是想她所想。祝福新郎官陈列的话,就很官方套话……

    听着哥哥的话,二蛋来了兴致,问袁航,“我能说几句祝福的话吗?”

    刚才他妈这个同事就没问他这个问题!

    “你说。”袁航点头。

    二蛋:“祝我妈苏青湖女士带我们一起赚大钱,发大财,年年岁岁财源广进!”

    袁航:“……”

    李大姐:“!!!”

    陈列嘴唇动了动,终于还是没说什么。

    他现在脑子分不出什么注意力,就是怕万一袁航问他什么,他一紧张回答不上来,会像二蛋刚才那样。

    袁航终于放过两个孩子,不再霍霍他们,而是看着眼前正襟危坐,脸上却不自觉带着喜悦期待的英俊男人,“您想对您的妻子说些什么呢?”

    陈列喉结动了动,“我会对她好,一直。”

    袁航被他这么简单的一句话给搞不会了,想问点什么,又觉得有这句话,好像问别的也没什么意义了。

    可是不问的话,跟孩子刚才那些对比,他说得那么少,显得有些单薄,会不会以后被小苏给算账啊?

    男人的那种义气一上来,袁航就不能袖手旁观了,“对于您的妻子,您脑子里最深刻的一个画面是什么?”

    陈列脑子顺着这个问题,一闪而过苏青湖摁着他亲的画面,喉结动了动,耳朵悄然红了。

    李大姐看得新奇,这男人该不会是害羞了吧?看起来成熟稳重的男人会因为什么脸红?

    是因为表白,还是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

    毕竟两人可是早就领了证,住在一起了的!

    曾经的已婚女士李大姐,就这么脑子开始黄掉。

    倒是袁航这个为了事业可以奉献全身心的纯情青年没有多想,看着摄像头,继续对准着陈列,等着他回答问题。

    陈列看着袁航,见他没点儿眼力价儿,只能开口。

    他:“下一个问题。”

    袁航:“啥?啥下一个问题?这个问题还没回答呢!“

    兄弟,给你表现机会呢,要抓住啊!

    李大姐拽了他一下,然后替他问了下一个问题,“你们互相写过情书吗?”

    大蛋二蛋瞬间看向陈列,眼里闪闪发光。

    哈哈哈,可以听他们爸妈的小秘密了,激动到想翻跟头!

    陈列瞥了一眼孩子,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写过。”

    李大姐:“第一封情书是什么内容?”

    陈列:“她给我画了一幅画。”

    “什么画?”李大姐追问。

    陈列:“……不太方便告知。”

    李大姐被这个答案弄得有些扼腕,但也只能换一个问题了,“所以说,是小苏先给你写的情书?那么你的呢?”

    陈列:“……不方便告知。”

    他当时写的那些,现在想想,好像有些……太过日常了?

    陈列在思考的时候,大蛋是尴尬的,他手抠着车椅坐垫,有些想知道她听了这些,会不会翻脸殴打他爸。

    毕竟那幅画的事儿,憨批弟弟给他讲过前因后果。

    而二蛋,嘴巴张了几次,终于还是闭上了嘴。

    算了,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为了不让他爸丢丑,他还是闭嘴吧。

    但是!

    但是!那幅画是他妈画的不假,但是寄出去的是他啊啊啊!

    这样的话,还能算是他妈写给他爸的情书吗?

    俩人一个尴尬,一个纠结,但最终却都默契地达成一致,没有当场拆穿某人。

    

第三百二十三章 男人的不方便告知(第1/3页)

正在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