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民往北,军往南

    河东的风波逐渐平静了下来。

    虽然匈奴的胡骑还在袭扰临汾、绛邑一带,但也只是止步于此。

    徐晃在许安的授意下还是将临汾、绛邑一带的居民北移,毕竟现在河东郡的南境已经不太安稳。

    临汾、绛邑的官道之上熙熙攘攘,挤满了衣衫褴褛去往北方的乡民。

    稍微富裕的人家尚且有车可以堆装家中的物品,但普通的乡民却是只能背负着自己仅有的家当,虽然实际上他们也并没有什么东西,不过是些许的存粮,还有一些生活的用品。

    闹热热携儿带女,苦凄凄单夫只妻。

    背筐挑担,扶老携幼,每个人脸上或是木然,或是忧愁。

    一队队骑乘着战马的黄巾军骑士从官道的旁侧疾驰而过。

    一曲曲打着旌旗的黄巾军步卒,踏着整齐的步伐,扛着长枪贴着官道旁侧缓缓向南行去。

    广个告,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民往北,军往南。

    “缓步向前,不要拥挤!”

    维持治安的黄巾军骑兵来回奔走,大声的呼喊着。

    “不要害怕,匈奴胡骑远在南方,我们黄巾军已经在南方建立了防线,沿路皆有军卒护送,匈奴胡骑绝对无法过来。”

    腰佩雁翎刀,身穿玄狼服的狼卫缇骑三四人一组,他们行走在北迁的民众队伍之中,盯视着乡民的队伍。

    “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

    有着狼卫缇骑的监察,也让北迁的民众队伍变得井然有序了不少。

    日过未时(未时),正接近一天最为炎热的时候。

    八月的太阳的毒辣非常,空中没有一片云,没有一点风,头顶上烈日当空,空气似乎都是燥热的。

    许安带着数十名骑士立在官道旁的一处土丘之上,看着官道上的人流。

    许安没有穿戴盔甲,只是罩着一件战袍,但只是暴露在烈阳的照耀下没有多久,他便已经是汗流夹背。

    郝昭和张辽两人也随着众人跟在许安的身后,他们两人的额头上也渗出了汗珠,不过他们俩人少时便开始习武,这些不适对于他们二人来说并不算些什么。

    故土难移,乡土情结……

    许安微叹了一声。

    中国古代大规模的移民,往往死在路上的人不计可数。

    在交通并不发达的封建社会移民,往往便会演变成血泪交织的死亡之路,因为各种的原因,很多人都会死在迁移的路上。

    虽然只是从临汾、绛邑一带北移了一些。

    但许安还是调集了一批军粮,来保证迁移的百姓有充足的粮食,而且亲自前往督察民众北迁之事。

    移民之举,须得慎重非常。

    许安不想因为移民,而使得黄巾军在河东郡百姓的心中的评价降低。

    黄巾军的根基不在于豪强、不在于世家、而在于天下的百姓。

    军民本应是一家,军民本应为鱼水。

    军队的建立,本来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同胞,国内的民众,保家卫国。

    但在悲哀的乱世之中,在封建社会之中,军队却成为了统治者维护自己统治,镇压民众的工具。

    甚至有些时候民众畏惧兵卒,更甚过盗匪,民众畏惧官吏,更甚过贼寇。

    《明史·洪钟传》中有言,“时有谣日:‘贼如梳,军如篦,土兵如剃。”

    贼来如梳,兵来如篦,官来如剃。

    原本来保护他们的军队,却搜刮民众,压迫民众更甚盗匪贼寇。

    真是讽刺啊。

    汉朝以孝治天下,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尊老爱幼亦是儒家所提倡。

    《孟子·梁惠王上》有言:“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运于掌。”

    其意为:赡养孝敬自己的长辈时不应忘记其他与自己没有亲缘关系的老人。

    在抚养教育自己的小孩时不应忘记其他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孩。

    但实际上每遇灾荒却是常有大量的农户破产,不得已甚至走到卖儿卖女的地步。

    二十四孝之一的“郭巨埋儿”便是出自汉代。

    穿越到了这个乱世,一路的而来的经历,让许安亲眼目睹了升斗小民的处境,还有困苦。

    走夫贩卒、农人兵丁,各有各的苦难。

    有时候连苟活只是一种奢望。

    许安自己也亲身经历了那样苦难,之前跟随在他身旁的人,追随在他身后皆是穷苦人家出身。

    他没有办法如同汉代那些自出身起,便高高在上的贵族、世家一般,将这些人视作豚犬,视作草芥,视作蝼蚁,视作那轻飘飘纸面上的数据。

    既然来到了这个乱世,如果还如同历史上那些军阀,还如同一般人争霸天下,只是为了作威作福,享乐寻欢。

    那么许安愧对自己这一路所的经历的苦难,愧对那些一直追随在他身后的人,也愧对那些为了建立黄天之世而战死的军兵。

    所以许安要改变。

    就从改变军队和民众的关系开始。

    这就是为什么许安自太行山起就约束军队, 严禁劫掠,侵扰百姓之举,甚至践踏民田、损坏财物,还要向民众赔偿钱财。

    而且入主上党郡后,还让军中的将士,力所能及的去帮助一般的百姓。

    帮助百姓,可以在军中领取赏赐。

    此举也使得当时上党郡中的百姓对黄巾军的印象大为改观,原本汉廷扭曲的宣传也无法站稳脚跟。

    鹰狼卫的公审和处决乡间恶霸,还有军队管治下治安节节攀升,更是加强了百姓对黄巾军的信任。

    正是因为这些行为,黄巾军在上党郡收获大量百姓的信任。

    待到许安入主并州之后,上党郡皈依太平道的人便骤然暴增。

    民往北,军往南。

    此次迁移路程虽短,但许安决定要用这次迁移来做文章。

    许安要让黄巾军治下百姓的明白,黄巾军并不是替代汉廷来压迫他们的另一股势力。

    而是会在危难时刻保护他们的军队,而是会在他们需要帮助之时前来帮助他们的军队。

    不过此次移民不仅仅只是这个原因,还有一点。

    因为这些民众迁离了故土,而河东郡的豪强遁走,还有逃入坞堡之中,也让许安获取大量的土地。

    此事也正是作为民屯试点推行的良机。

    

第二百九十章:民往北,军往南(第1/3页)

正在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