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 夜哭太庙

    除夕一过,时间进了新的一年。

    新君继位,新年伊始,自当改元。

    正月初一,便是靖平时代第一天。

    京城,大内后宫,夜色暗沉。

    时间刚过寅正(凌晨四点),延寿宫内燃起了灯火,大殿内太监宫女跪了一地。

    “太皇太后……您这是怎么了?”

    “传御医了没?”

    “已经有人去了!”

    “狗奴才,还不再去几个人催……”

    寝殿内,太监宫女忙成一团,一个个都尽可能在做事。

    也不怪他们慌张,实在是当下的情绪太吓人。

    只见太皇太后李氏,此刻躺在床上睁着双眼,嘴里不断念道着:“皇上……皇上……皇上……”

    一旁的太监磕头道:“太皇太后……已经派人去请皇上了,皇上一会儿就来!”

    但李氏好像没听到一样,此刻还嘴里还在呼喊着,只是声音越来越小。

    最终,李氏闭上眼睛,整个人昏睡过去。

    现场众人吓得半死,生怕李氏出了意外。

    近侍嬷嬷连忙靠近床边,伸出手去探李氏鼻息,深怕李氏有个什么好歹。

    可这手才伸出去一半,床上躺着的李氏突然睁开眼,吓得这嬷嬷赶紧把手收了回来。

    “扶哀家起来!”李氏语气严肃。

    此刻的李氏恢复了正常,根本不像刚才“中邪”的样子。

    靠近的几名宫女连忙上前,将李氏从床上扶了起来。

    “更衣,其他人都退出去!”

    “是!”

    在这延寿宫内,李氏拥有绝对权威,不相干的人全都退出了大殿。

    很快,李氏换好了袍服,独自一人走向了正殿大门。

    “开门……”

    显然李氏心情不大好,所以此时没人敢多说话,宫殿大门被缓缓打开。

    夜色漆黑,外面悄悄的,只有呼啸的风声。

    有宫女拿来了斗篷,小心翼翼批在了李氏身上。

    “摆驾……太庙!”

    太庙,顾名思义是供奉历代皇帝,举行祭祀的地方。

    “太皇太后……现在这时候……”

    李氏眉目一挑,语气严厉道:“哀家说的话你们没听见?再敢多嘴,杖毙!”

    众人再不敢多劝,很快找来辇轿,抬着李氏就往太庙而去。

    太庙虽在城之内,但却在皇宫大内之外,要出去还是费了一番功夫。

    乾安宫内,赵维隆已经起身,几名太监正在替他穿戴。

    “皇上,刚传来消息……太皇太后往太庙去了!”有太监站在寝殿外禀告。

    这个时候去寝殿做什么?赵维隆心中满是狐疑,同时心中警惕大起。

    他和太皇太后之间,始终有着隔阂,所以赵维隆对其一直防备着。

    “太医们可瞧过了?”

    “回禀皇上,太医们还没到,太皇太后就出了延寿宫!”

    这个时候,赵维隆冠服已快穿好,只见他回头说道:“摆驾……去太庙!”

    “遵旨!”

    另一头,李氏已来到了太庙外,迈步走下了辇轿。

    太庙香烛日夜不停,当值的二十几名太监,此刻全都跪在雪地里,迎接着李氏的到来。

    “你们都在外面候着,本宫一个人进去!”

    “遵旨!”

    李氏迈着脚步,徐徐往台阶上走去,通过大殿正门可看到大晋太祖的画像。

    李氏走进大殿,没在临近的太祖太宗神位前停留,而是直接来到了太安帝灵前。

    太安帝的画像,悬挂在神龛之上,前方灵位书写着“大晋神宗显皇帝之位”几个大字。

    烛光摇曳,使得太安帝的画像明暗不定,整个太庙里的氛围格外森冷。

    拿起三根香,李氏在烛台上点燃,随后插在了香炉内。

    看着前方画像,李氏徐徐说道:“皇上……臣妾就要出手了!”

    画像上的人自然不会说话,所以李氏此刻没有多说,而是自顾自跪在了蒲团上。

    然后,李氏就开始了她的表演。

    “皇上……你在天上孤独,臣妾心里都明白,臣妾也是痛心疾首啊……”

    李氏的哭诉声很大,外面跪着的一众太监宫女都能听到,但他们完全不能解其中意。

    众人正疑惑间,却见太庙宫门处来了一队人,却是皇帝的仪仗到了。

    辇轿落在宫门内,赵维隆此刻也听到了哭嚎声,他也不明白这是唱那一出。

    但毫无疑问,在正月初一夜哭太庙,此事注定会引起风波,甚至于是狂风巨浪。

    赵维隆站在原地,他在思索一切可能,但终究没有啥头绪。

    于是他打算进去,亲自把事情问明白。

    “太皇太后在里面?”赵维隆问道。

    “回禀皇上,太皇太后在先帝灵前!”

    迈动脚步,赵维隆往前方走了去,很快他便出现在了大殿前。

    站在大殿外,赵维隆欠身行礼道:“太皇太后,孙儿来了!”

    李氏抬起头,看向赵维隆道:“皇上你来了,你来了就好!”

    “太皇太后何故如此?”

    “夜哭太庙,惊扰祖宗神灵,本是失礼之行,可今晚先帝托梦,却让哀家情难自已……”

    一听提到先帝,赵维隆瞅了一眼前方画像,而后问道:“不知皇祖所托何梦?”

    赵维隆已能猜到,事情关键就在托梦的内容。

    “你皇祖托梦来说,他一个人在天上,很孤单很寂寞,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天天饱受煎熬,如临水火……”

    一听这话,赵维隆当即变色。

    若依李氏所说,太安帝在极乐世界一点儿都不快乐,已经到了神灵不安不宁之境。

    作为后嗣之君,致使先帝神灵不安,道一声失德也不为过,而这将影响到了赵维隆的统治基础。

    所以,这件事必须要尽快处理。

    知道事情烘托得差不多了,李氏接着说道:“先帝在梦里告诉哀家,他在人世已享尽富贵荣华,珍宝贵器陪葬他不稀罕……”

    “眼下,他只想有个能说话的人!”

    “先帝生前最宠端妃,为让先帝在天之灵安息,哀家觉着……不如皇上就赐端妃殉葬,如此便可解去先帝烦忧孤苦!”

    这句话,已是图穷见匕,暴露出了李氏的真实目的。

    赵维隆大受震动,他却没想到李氏会玩儿这一手。

    要端妃去死很容易做到,毕竟端妃在朝堂上的势力已被打垮,可这不仅仅是一条人命的事。

    他赵维隆能得帝位,端妃在其中起了巨大助力,杀端妃便极显他刻薄寡恩。

    更何况,在朝堂上倒端妃势力同时,赵维隆也接纳了不少端妃系官员,杀端妃这些人会如何作想,也是赵维隆要考虑的问题。

    正当赵维隆思索间,只听李氏说道:“皇上……端妃与先帝情深似海,想必她也是愿意随先帝而去的!”

    但听着这话,赵维隆心里想的却是,该如何清掉李氏在朝堂上的势力。

    太皇太后颐养天年就好,天天整幺蛾子他可受不了。

    “此事……还得从长计议!”

    

第609章 夜哭太庙(第1/3页)

正在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