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八章 童远拿下襄阳

    襄阳边的战斗也刚刚结束。

    文聘背对沔水率领本部兵马缠住张郃死战,不给张郃南下追击刘磐的机会。

    当时只是寄希望于刘磐去万山,协助刘表守住万山,荆州军慢慢收拢还有希望挽回败局。

    为了拖延时间,文聘提出和张郃单挑,张郃看见文聘手下士兵纪律严禁,防守有条不紊,比刘磐的军队更难对付,自己的兵力不比文聘多,文聘又是荆州有名的战将,战力自然不俗。

    如果两军相拼胜负难料,即使胜利也是残胜,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从来不不是新西凉军的战法,也是张郃不愿采取的战法。

    文聘虽然勇猛,估计最多与自己不相上下,现在蔡瑁的水军大寨已被攻破,新西凉军水军正在收拢俘虏,只要有一只水军从沔水攻击背水作战的文聘,那文聘军就无路可逃了,整体投降也有可能。

    张郃毫不犹豫答应了文聘的挑战,于是两员名将在沔水南岸展开了大战,正是对手。

    只见两马相交刀枪并举,两人迎面相遇刀枪互击,火花迸溅,双方士兵喊声如雷;分开后抖马回头再战,五十回合不分胜负。

    两将相斗正酣,突然背后荆州军乱叫起来。

    文聘急忙脱身回阵,只见新西凉军已经拿下万山,刘表非死即逃,大军彻底败了。

    不多时,面对沔水的张郃兵马,排着整齐的队形向对面的荆州军杀来。

    背对沔水的荆州兵则发出了惨叫,原来黄於带领水军部下从沔水杀上岸来,腹背受敌的文聘军被射倒一片。

    局势已经不可挽回,但文聘阵型不乱,将士们围成三个圆阵,彼此保护前后左右尽量抵挡三个方向的围攻。

    黄於水军将各种弩箭架起,张郃兵马大盾长枪准备就位,眼看万山方向也是大队新西凉军渐渐靠了过来。

    文聘以爱士卒著称,眼看事不可为,命令荆州军放下兵器投降。

    随后安排好后事,准备一个人走到角落拔剑自刎。

    张郃早顶着文聘,赶忙过来搂住文聘,称赞道:“文将军不可,主公早就想和你见面,怎能就此想不开。”

    文聘哀叹自己不忠,张郃则说忠于华夏无愧于天下,文将军既然愧疚,那就应当为华夏做更多。

    听了张郃的一番言论,文聘确实佩服,他回道:“张将军不仅武艺高强,谋略、见闻、口才也非常了得,某佩服。。”

    张郃回道:“仲业谦虚了,儁义只是占了人和,以及跟随主公经历了许多。”

    隆中山、万山及水上的战斗已经结束,但襄阳城仍在荆州士族兵手中。

    不过这些士族也大多动摇,具有妥协性。

    无论谁占领了荆州,他们同样出人、出粮、出钱,相比于其他地方,这儿更富裕,更安定,只要不涉及政治童远也不会对他们出手。

    不到半天,士族兵将四座城门大开,士族豪强、官吏带领百姓出城投降,郡臣、郡吏把府库、钱粮登记册还有襄阳户口、治安、商业登记册一一奉上,百姓置酒设棚迎接新西凉军进城。

    童远入城,立即贴出安民告示,新西凉军攻打襄阳只是为了推翻与朝廷奸臣勾结作恶的刘表的统治。

    如今刘表已逃,蔡家蔡瑁等人战死,蒯越却携带家人与蔡氏、刘琮等化妆逃跑投靠了曹操。

    童远将蔡、张两家财产半数分给百姓。

    两家在城中几自己几十个庄园仓库中,积攒粮食近百万石,半数分发百姓,无不感激涕零。

    蔡、蒯、张家侵占的土地、房产归还原主。

    无主土归地官府所有;家人、仆从安排土地房产就业自食其力,家丁入军凭借战功决定升迁;无论家族、家丁原属于自己的地产、房产属于自己,侵占他人的一律归还原主。原田主、宅主拿一定证据后归原主;无主土地、房产,其余土地分给无业民众。

    俘虏方面,非罪大恶极的军官和士兵愿意重回军队的给与安排,不愿回军队的可以自行就业,没有地产又健壮忠良者,可以加入军屯、民屯。

    出生于商业家庭的,有经商天赋的可以加入四海商帮,或从事个人商业,四海商帮给与支持。有手工业基础的可以加入官营作坊。

    新西凉军进城后军纪严明,对百姓秋毫无犯,不几天恢复了秩序,襄阳安定下来了。

    士族广泛宣传的新西凉军杀人、放火、抢劫、辱妇女、夺耕牛事件一件也没发生,倒是经常发生扶老爱幼、敬老伶贫、修桥补路的事情。

    一时间新西凉军声威大震,老西凉军留下的恶名,在襄阳一带逐渐烟消云散。

    ......

    一天后。

    刘琦带领一千部下离开魏延南下十里,没有发现背后有人追赶,急忙向西南赶路。

    幸亏几个月来在此地来回巡视熟悉地形,没有耽误一点时间就追上了刘表逃跑的队伍,此时只有刘磐带领一千多的残兵保护着刘表。

    刘琦把巡视时遇到新西凉军大戟士,庆幸魏延顶住麴信的兵马,自己才走脱救父,并且把魏延转告:江陵可能易手,只有渡江才可逃生的话告诉刘表。

    刘表并不糊涂,对魏延非常感激钦佩,日后安定下来定有重赏。

    找了个隐秘安全的地方休息,派出斥候逆江而上打听江陵消息。

    一个时辰后,一队斥候带着从江陵跑出来报信的刘表亲信回来了,亲信告诉刘表:江陵被李严、霍峻配合新西凉军另一支渡河绕路南下的兵马李通部,给里应外合攻克了。

    刘表听后昏倒在地,刘磐急忙令人救治。

    刘表缓过气来说道:“李严负我!悔不该听信杨彪和童远作对,荆州完了,大汉气数已尽,连洛阳朝廷都出卖我。除我刘景升大汉还有忠臣么?”

    “朝廷欺骗我,让我只防童远,不用防止孙权,这是要我把荆州送给孙权,我刘景升成了朝廷的替罪羊。”

    刘琦、刘磐都十分感叹,洛阳一直示意他们和童远作对,可到头来没有给他们任何帮助,反而推波助澜,让荆州平白被童远、孙权给分去了,实在窝囊啊。

    

第七百四十八章 童远拿下襄阳(第1/3页)

正在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