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第四十八章 “比起这个,

    我还是更想知道,有什么人会让在联盟挣的钱有麻烦。”

    凯文对于这个确实挺好奇的,因为自从格斗联盟的联赛开始一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说,有人因为在联盟上挣了钱却惹了麻烦。

    吉斯在联盟开始的头半年,对那些吃拿卡要的蛀虫可是正经的下了杀手,为此差点就新盖了一个墓地……

    现在就连经纪人都规矩的很,拳手们也都兢兢业业,至少仗着身份去欺负举牌儿小姑娘的事儿是没有的——倒是小姑娘们倒贴的多,额迈瑞肯么,国情如此。

    假赛什么的更是少见了,不能完全杜绝的原因,也是幕后的黑手太多,杀之不尽斩之不绝,而很多拳手做了一次之后,就功成身退不在联盟里混了。

    不过也是因为如此,假赛的成本实在太高,不是特别关键,盈利特别高的比赛,也不会有人去做这个局。

    所以凯文还真是挺好奇,京涉及到了什么问题。

    和他想象的不一样,京遇到的问题,纯粹是遇人不淑——有人欺负她是个外地人,对情况不了解,然后骗她签下了卖身合同。

    那合同里陷阱很多,每场比赛经纪人要抽走至少五分之四的收益,可一般就是新人,只要是带艺入场,也得是五五分成。

    就是一个只有点天赋什么都不懂的小白人儿,需要训练之后入场,这部分费用也是固定的,并不需要利用分成来偿还。

    这是吉斯为了保证拳手利益定下的死规矩,只有拳手出色,联盟才能更加出色。

    甚至很多经纪人从拳手比赛上得到的收益只能保证温饱,他们想要挣钱,得从拳手的周边利益谋划,比如服装代言啥的。

    可是京并不知道这些,她也是慕名而来,只知道联盟赛事频繁,每场都有钱拿,但是她还有个弟弟需要照顾,场务那些琐事打理起来就很不方便,也真需要人帮忙,才被轻易地骗了。

    不过她也是有争取的,至少选择比赛次数和对手的权力,她把握住了,所以现在两下里在僵持,她这边需要钱,可是被人骗了必然是不甘心,而且解决了合同她还可以拿到更多的钱,对方则是不肯放过好不容易遇到的傻狍子……

    本来她这边找到了兼职,还是有点底气靠到合同失效的,但是前不久——其实是在坂崎由莉遇刺之前了——她出了点问题,和人起了冲突,还有个夯货半路插了一手,让把她上一份工作丢掉了。

    幸亏好人有好报。

    冲突的原因,是因为一项混混流氓的传统艺能——吃绝户。

    估计全世界的坏胚子,都无师自通的一份手艺。

    一般来说,就是找一个鳏寡孤独残,五弊三缺很齐全的人,在他周围做点手脚,让他欠钱或者落入麻烦之中。

    欠钱的就逼账就好了,这么一个孤独人儿,也没人为他出多大的头,无论是屈服了,还是被逼死了,这份财产都是可以落手的。

    做套儿把人怼麻烦里,就相对精细一点,无非就是趁着人一筹莫展的时候,吹一下自己如何如何有能耐本事,只要钱儿到位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麻烦,一般来说细节做得好一点,也都可以得逞。

    但是什么手段,这个活儿,都需要演技和脑子。

    京就遇见了一个半老头子,这个五十多岁,幼年丧母中年丧妻老年丧子人生己经毫无意义的活棺材瓤子,被一伙儿混混盯上了。

    捏造了个车祸,打算里外三翻儿的讹人。

    但是这么样儿的一个人,有时候是很会出人意料的——这老棺材瓤子就是如此,他从一开始就发现了蹊跷,对面戏台子刚搭起来,他就看透了。

    可他活着没意思啊,人生已经是灰白的,所以这位闷声不吭气,就这么顺着对方的意思也跟着演下去了。

    然后在对方收官的关键阶段,他掫了桌子。

    一分钱都不掏,判刑就判刑,入狱就入狱,犯法就犯法,反正一分钱都别想动老子的。

    那是个圈套啊,全是假的,想坐牢人家还不给去呢,这波混混也没遇到过这种生死不计的混不吝——这家伙已经不是什么怪癖之类的说法了,而是琢磨着要拿这些混混同归于尽,纯是为了拉人陪葬的。

    所以这时候已经不是混混想不想拿钱,想不想脱手的事了,主动权已然反转。

    冲突那是不可避免的,混混么,恼羞成怒之后还不是暴力解决问题——但问题是他们不敢下死手,打个架,泼个油漆,砸个玻璃还成,杀人放火,那就正遂了老棺材瓤子的意,非得把事儿搞大了不可。

    像这种讹骗掳的手法,伪造身份、证件、公文那是必有的手段,再加上杀人放火,这些混混可没有为了几个破钱儿就豁出命的觉悟——就是蹲大狱也不值当啊。

    所以基本就是打什么的。

    结果正好被心烦得不得了的京遇见了。

    她是个武道家,这脾气肯定也是不那么好的,再加上最近心情极差,打抱不平,下手难免就重了一些。

    好巧不巧的,有一个混混曾经在坂崎道馆学习过,后来也是吃不得辛苦,但是毕竟是学员,嘴上就带出来了。

    京并不知道坂崎道馆是个什么地方,她原本也不是格斗圈里的人,如果是的话,也不会上那个当,所以很不爽的放了几句狠话,大意也无非就是坂崎道馆就出这种垃圾肯定也不怎样之类的。

    本来这是轮不到坂崎良出面的,那几个混混也压根接不到那个层次,但不怕没好事儿,就怕没好人。

    京的经纪人从中作梗,让变了味的事件和谣言,就落到了坂崎良这个直筒子耳里,再加上有心人推波助澜,坂崎良就找上了京,来要个说法。

    一个心情不好,一个心有成见,这个沟通自然就不怎样,最后武道家之间,还得是靠拳脚说话。

    于是京就落败了——还是在坂崎良留有余地的情况下。

    说起来,像坂崎良这种脑子不太转弯(不是不会,就是懒)的武道家,有一种格外敏锐的直觉,他们可以从对手的技巧和节奏中,感知到对手的心意。

    这种类似于直觉的本能,准确率极高,几乎没听说有走眼的情况。

    fpzw

    

第十三卷第四十八章 “比起这个,(第1/3页)

正在加载更多